国产一卡二卡3卡4卡网站_忘忧草花语什么意思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波多野结衣国产一区二区aV高清

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會本 第三

 明古杭云棲寺沙門袾宏述
明古杭云棲寺古德演義
民國華藏蓮社凈空會本

佛說阿彌經疏鈔演義會本卷第三

三天樂雨華四 初天樂。二金地。三雨華。四總結

初天樂

【經】又舍利弗。彼佛國土。常作天樂。

【疏】上敘寶池。此談金地之上。華樂交輝也。天樂者。異世樂故。常作者。無間歇故。

【演】華樂交輝。華。有天花樹花。樂。有天作自作。

【鈔】異世樂者。大本云。第一四天王天。及諸天人。百千香華。百千音樂。以供養佛。及諸菩薩聲聞之眾。于是第二忉利天王。欲界諸天。以至第七梵天。一切諸天。香華音樂。轉相倍勝。又云。亦有自然萬種伎樂。無非法音。清暢哀亮。微妙和雅。一切音聲。所不能及。觀經云。無量諸天。作天伎樂。又有樂器懸處虛空。如天寶幢。不鼓自鳴。以是天人所作之樂。非人間所有。故云異世樂也。

【演】初引大本。是諸天所作。次引。是虛空自作。三引觀經。雙具天作自作。以是下。結歸異世樂也。

清暢。是不澀。哀亮。是不滯。微妙。是不粗。和雅。是不俗。

【鈔】無間歇者。世樂須人。有作有輟。天樂自鳴。故云常作也。今人念佛。臨終之日。天樂迎空。正唯凈土常作天樂故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萬德和融。是天樂義。

【演】樂可以養人之性情。而蕩滌其邪穢。消融其渣滓。是有和融之義。

【鈔】自性如實空。則不立一塵。如實不空。則交羅萬德。

【演】如實空。如實不空。即起信心真如門?杖鐏聿。不空如來藏。如。謂真如。實。謂實相。如實空者。謂此真如實相之中?諢o妄染。非謂如實自空。此則如實之空也。不空有二義。一異妄無體故。二具足無漏性功德故。

【鈔】調和而克諧不悖。融液而一味無乖。

【演】調和而克諧不悖者。舜典云。八音克諧。無相奪倫。今茲萬德亦然。常樂我凈。不悖真實識知。遍照法界。不悖清涼不變。不離。不斷。不異。不思議。即克諧不悖也。融液而一味無乖者。清濁高下。如五味之相濟而后和。今茲萬德亦然。雖實有此諸功德義。而無差別之相。等同一味。唯一真如也。

【鈔】忍進相與低昂。則塤嗚篪奏。

【演】忍進相與低昂者。忍進。六度之二也。忍者。惡罵捶打。皆悉能忍。猶如大地。猶如橋梁。任一切踐踏。而不起一念。故曰低。進者。曉夜忘疲。精進不懈。猶如一人與萬人敵。勇猛直前。故曰昂。言相與者。正忍辱時。正精進。愈精進時。愈忍辱也。 塤鳴篪奏者。塤。土為之。篪。竹為之。二器互相唱和。詩云。伯氏吹塤。仲氏吹篪。今此忍進。低昂互造。如塤篪之互為高下也。

【鈔】止觀雙成定慧。則玉振金聲。

【演】止觀雙成定慧者。止觀是因。定慧是果。止者。止其散。止之既久。則成定。觀者。觀其昏。觀之既久。則成慧。曰雙成者。因中止觀雙修。果上定慧不二。玉振金聲者。金。鐘也。聲。宣也。八音未作。則先擊镈鐘。以宣其聲。玉。磬也。振。收也。俟其既闋。后擊特磬。以收其韻。今茲禪定。如彼玉振。今茲觀慧。如彼金聲。迭相始終也。

【鈔】慈悲。則哀矣不傷。喜舍。則樂而不泆。

【演】慈悲喜舍。四無量心也。慈者。與眾生樂。悲者。拔眾生苦。喜者。喜眾生離苦
得樂也。舍者。一法不著。萬緣皆舍也。哀而不傷樂而不泆者。詩人言文王未得后妃。則寤寐反側以求之。是哀其所當哀。不害于和也。既得后妃。則琴瑟鐘鼓以樂之。是樂其所當樂。不失其正也。今茲慈悲。乃無緣之慈悲。非愛見之慈悲。喜舍。乃性德之喜舍。非情識之喜舍。何傷何泆。

【鈔】如斯天樂。非唯不鼓。兼復無聲。羽寂宮沈。響天震地。

【演】非唯不鼓兼復無聲者。觀經云。如天寶幢。不鼓自鳴。今乃非唯不鼓自鳴。兼復無聲可聽。自性之樂。非五眼能窺。二聽所聞故。

羽寂宮沈響天震地者。宮羽。五音之二。雖五音沉寂。吼動乾坤。古云。沉沉寂寂絕施為。觸著無端吼似雷。是也。

二金地

【經】黃金為地。

【疏】此躡前起后。謂極樂世界。上則樂作于天。下則金嚴其地。而居此黃金地上。不獨耳聞天樂。亦且眼見天華也。黃金者。謂琉璃地上。間以黃金。然亦眾寶無定。

【鈔】間以黃金者。如觀經云。見琉璃地。內外映徹。下有金剛七寶金幢。擎琉璃地。其幢八棱。百寶所成。一一寶珠放千光明。一一光明八萬四千色。映琉璃地。如億千日。琉璃地上。以黃金繩。雜廁間錯。界以七寶。分齊分明。據此。則地本琉璃。而黃金者。又地面之莊嚴也。大本云。彼剎自然七寶。體性溫柔。相間為地;蚣円粚。光色晃耀。超越十方;掷獣缡。不可窮盡。地皆平正。無有須彌及諸山?涌簿扔陌抵。據此。則亦可專以黃金為地。良繇彼國廣大。非止一隅。黃金琉璃。且以一寶二寶言之。眾寶為之。當亦無盡。

【演】下有金剛等。是明地下莊嚴。琉璃地上等。是明地上莊嚴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真如平等。是金地義。

【鈔】真如。則無雜無穢。無變無遷。歷萬劫而常新。平等。則不增不減。不高不下。為千圣所共履。

【演】無雜無穢。是真義。無變無遷。是如義。萬劫常新。是金義。不增不減。是平義。不高不下。是等義。千圣共履。是地義。

【鈔】毗舍如來。謂當平心地。則世界平。如舍利弗。心有高下。乃見丘陵坑坎是也。是故人人行處是黃金。何待如來以足指按地。

【演】毗舍下。是引證。楞嚴云。持地菩薩。于普光佛時。為比丘。平填道路。至毗舍如來時。因國大王。設齋延佛。爾時菩薩。平地待佛。佛摩頂云。當平心地。則世界地。一切皆平。

維摩云。舍利弗言。我見土石諸山。穢惡充滿。螺髻梵王言。仁者心有高下。不依佛慧。故見此土為不凈耳。于是佛以足指按地。即時大千世界珍寶嚴飾。

三雨華三 初天雨妙華。二持以供佛。三供已自適

初天雨妙華

【經】晝夜六時。雨天曼陀羅華。

【疏】言此黃金地上。常雨天華也。彼無須彌日月。而言六時者。以華鳥為候也。盧山蓮漏。蓋仿此意。

【鈔】此土日月旋環。違須彌而分晝夜。如贍部正當須彌之南。晝則始東洲半。經乎南洲。終西州半。夜則始西洲半。經乎北洲。終東洲半。配十二支。六時成晝。六時成夜。為一日也。

【演】晝則始東洲半六句。言日之旋環也。古云。南贍部洲日當午。北俱盧洲打三鼓。
東勝神州日將晡。西牛貨洲開門戶。是也。

【鈔】彼國既無須彌。又無日月。常明不昏。晝夜無辨。唯以華開鳥鳴而為晝。華合鳥棲而為夜也。然日月有無。諸本不同。漢譯云。日月處空。吳譯仍漢。王氏復云處空而不運轉。曹魏不言有無。元魏及宋。直云無有。若和會之。當是日月雖存。以佛及圣眾。光明掩映。與無同耳。而以理揆之。無者為正。何者。忉利而上。尚不假日月為明。何況極樂;驖h譯日月上。缺無有二字。未可知也。高明更詳之。蓮漏者。遠祖于盧山。集眾念佛?棠緸樯。具十二葉。引流泉入池。每度一時。水激一葉。晝夜六時。禪誦不輟。與會諸賢。往生甚眾。今人六時凈業。本于遠祖。遠祖本此。

【疏】曼陀羅。天華名也。此云適意。又云白華。天雨者。贊嘆道德。如空生帝釋事。

【鈔】白華者。天華多種。如曼殊沙。則云赤華。今止白華。文省便也。亦可西方屬金。取自業義。適意者。天華妙好。適悅人意也。大本云。一切諸天。皆賚天上百千華香。來供彼佛。及諸菩薩聲聞之眾是也。贊嘆者。世人行善。諸天歡喜。何況彼國。如來菩薩賢圣上善之所集會。贊嘆雨華。理固應爾。

【演】世人行善諸天歡喜者。以人修戒善。則天多眷屬。天喜眷屬。故生喜也。又諸天皆好善。人修善。則上合天心。故喜也。

【鈔】如空生帝釋者。須菩提宴坐。帝釋散華。須菩提問?罩猩⑷A。當是何人。答曰。我乃天帝。以尊者善說般若故。是知凈土往生之眾。一心不亂。則諸念不生。萬法空寂。即是善說般若。感動諸天。又何疑哉。

【疏】又華有二種。一者天華。二者樹華。今是天華。以天攝樹故。

【鈔】天華者。從天而下。義如前釋。樹華者。大本云。四方自然風起。出五百音聲。吹諸樹華。華生異香。隨風四散。散諸菩薩聲聞大眾。華墮地者。積厚四寸。極目明麗。芳香無比。及至小萎。自然亂風吹去。是彼土亦雨樹華。故曰以天攝樹。

【演】及至小萎亂風吹去者。法華云。香風吹萎花。更雨新好者。是也;螂y曰。極樂所有花木。皆七寶成。不以春生。不以秋瘁。今乃萎者。何也。答。此有二義。一者隨順此方故。二者是表法故。以花表菩薩之因行。稍有懈怠。如花之小萎。則鼓以般若之風。去其懈怠。重加精進。如吹去萎花更雨新好也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開覺。是華義。

【演】自性開覺是華義者。以圓覺之心。如花開。明照十方剎故。佛地論云。如大夢覺。如蓮華開。是也。

【鈔】自性在迷。如華尚蕊。自性忽悟。如華正開。又妙色煥爛。不繪而成。妙香馥郁。不行而至。華雨自空。不種而生。不采而下。自性神靈通達。亦復如是。

【演】如花尚蕊者。迷則一無所覺故。如花正開者。悟則萬法朗然故。

神靈通達。亦復如是者。以十法界依正色心。循業發現。無主持者。無造作者。無分析者。皆自性任運。不思議之無作妙用如是也。

二持以供佛

【經】其土眾生。常以清旦。各以衣祴。盛眾妙華。供養他方十萬億佛。即以食時。還到本國。

【演】前經文云。過十萬億佛土。今經文亦云。供養他方十萬億佛。則知十萬億者。是表數之極多。猶華嚴之以十表無盡也。

【疏】此言天所雨華。眾生持取供佛也。眾生者。除佛而言也。清旦者。六時之一也。衣械者。盛華之器也。供畢還國。猶在食時。以神足故。

【演】眾生持取供佛。亦可約理。如華嚴。以萬行因花。莊嚴一乘妙果。以眾生屬因。佛屬果故。

【鈔】除佛者。唯佛一人。獨稱大覺。菩薩而下。以至往生彼國初心凡夫。皆名眾生也。以生佛相對故。六時之一者。清旦。于晝時為最先。以旦供佛。表至敬也。又旦是夜氣清明之際。清旦供佛。取心凈也。彼國眾生。雖晝夜一心。固無清濁。而未登佛地。猶有無明。觸事涉緣。不無少動。亦以平旦號清明心。亦可隨順此方言清旦也。常者。日日恒然。不疲厭故。各者。人人皆然。無勤惰故。盛華器者。真諦謂衣械為外國盛華之器;蜓砸陆。亦以襟盛華也。他方。自本國而他方也。不言本國者。文省也。十萬億佛。一佛一大千土。言廣遠也。食時者。晨齋時也。清旦至于晨齋。為時至少。以至少時。供至多佛。明其速也。如大本言。諸大菩薩。承佛威神。一食之頃。遍至十方無量世界。供養諸佛。華香伎樂。衣蓋幢旛。無數供具。若欲獻華。則于空中化成華蓋。周四十里。乃至六百八百里。各隨大小。停于空中。勢皆下向。以成供養。復以妙音。歌嘆佛德。聽受經法。既供養已。忽然輕舉。還到本國。猶為未食之前。據此。則有種種諸供養具。又化華成蓋。又供畢聽法。今止言以華供養。皆文省也。神足者。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我剎中人。皆得神足。如一念頃。過百千萬億那由他世界。又愿云。即得宿命。又云天眼。又云天耳。又云他心。則生彼國者。六通自在。不止飛行。今不言者。亦文省也。

【疏】按此神足。住位。行位菩薩所有。如華嚴中說。

【鈔】華嚴經云。八住菩薩。一剎那頃。游行無數世界。又十行頌云。佛剎無邊無有數。無量諸佛在其中。菩薩于彼悉現前。親近供養生尊重。則今之神足。豈易及哉。問。此于三種意生身。當屬何等。答。楞伽三種。分屬聲聞菩薩大圣。則生彼國者。隨其所修。各有所證。如九品例。

【演】三種意生身者。一入三昧樂意生身。屬聲聞。二覺法自性性意生身。屬菩薩。三種類俱生無行作意生身。屬佛。謂之意生者。喻如意去。速疾無礙也。

入三昧樂者。謂從三昧中。發起神通之用。覺法自性者。覺諸法自性。從此自性發起妙用。即名意生身。種類者。十法界依正色心。俱在我一念心中顯現。本無遷流之行。亦無有為之作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自嚴。是盛華供養義。自性自遍。是十萬億佛義。自性自空。是食時還義。自性自住。是本國義。

【演】佛真法身。猶若虛空。孰受供養。故自性自嚴。是盛花供養義。法身無為。不墮諸數。何云十萬億。故自性自遍。是十萬億義。心體不動。本絕去來。何云時還。故自性自空。是食時還義。心體遍周。本無對待。何云本國。故自性自住。是本國義。

【鈔】自嚴者。心本具含萬德。還以萬德嚴心。德無所德。嚴無所嚴。是真供養。思益經云。誰能供養佛。通達無生者。寶雨經云。如理思惟。即是供養如來。是也。

【演】心本具含萬德還以萬德嚴心者。所謂自體有大智慧光明義。遍照法界義。真實識知義。常樂我凈義等。即以所含之萬德。嚴我能含之一心。德無所德嚴無所嚴者。以對恒沙煩惱。顯恒沙性德。自性之煩惱本空。德從何立。則德無所德。既以即心之德。嚴此即德之心。全心即德。則嚴無所嚴。心德兩忘。能所不立。一念不生。是真供養也。誰能供養佛通達無生者。佛者。覺也。覺體無生。不達無生。何處覓佛。故唯寂滅現前。乃能同佛慈力。不然。以生滅心。著相覓佛。隨逐妄緣。非真供養故。

如理思惟。即是供養如來者。金剛經云。如來者。即諸法如義。不思真如之義。不能供養如來故。真如非有。不以有思。真如非無。不以無思。真如非亦有亦無。不以雙亦思。真如非非有非無。不以雙非思。離四句。絕百非思。思至無思。思盡還源。方名親供養如來也。

【鈔】自遍者。以心遍一切處。即是一一承事。無空過者。故維摩經言。無前無后。一時供養。

【演】無前無后一時供養者。維摩經善德長者言。憶念我昔。自于父舍。設大施會。供養一切。期滿七日。維摩詰來入會中。謂我言。長者子。夫大施會。不當如汝所設。當為法施之會。何用財施會為。我言居士。何為法施之會。詰言。法施會者。無前無后。一時供養。釋曰。夫以方會人。不可以一息期。以財濟物。不可以一時周。是以會通無隅者。彌綸而不漏。法澤冥被者。不易時而同覆。故能即無疆為一會。而道無不潤也。

【鈔】自空者。心體本空?諢o來往。是故以食時還。聊對此方跋涉耳。實則不越剎那。還國已竟。

【演】心體本空者。以心無形相。十方求之。終不可得故?諢o來往者。畢竟空中。無形無住。無處無著。不動不起故。

【鈔】自住者。心源湛寂。常住不遷。是當人故鄉田地。安身立命處。金剛經還至本處。即此經還到本國也。此之謂務本。

【演】心源湛寂常住不遷者。心源。謂染心之源。即性凈也。又粗相之源。即生相也。此在佛地。方了其源。若法身大士。覺未至源。猶有生相。動彼靜心。業識起滅。故不云常住。至生相都盡。無明風止。性海浪歇。湛然常住也。然此是約生滅門說。若約真如門。則從本以來。離諸名相。無有變異。不可破壞。湛然常住也。

金剛本處。即此經本國者。如起信言本覺。楞嚴言本心。梵網言本源。圓覺言本際。皆指自性而言也。本處本國。何獨不然。此之謂務本者。論語謂。君子務本。然彼以孝悌為本。未真務本也。必也了萬法之非真。達本源之一致。蕩生滅之妄計。會常住之真心。返本還源。為真務本也。

三供已自適

【經】飯食經行。

【疏】承上食時。故次言食。經行者。循環不斷義。返已而食。食已而行。彷徉自適也。

【鈔】飯食者。大本云。諸往生者。其飯食時。銀缽金缽。種種寶缽。隨意現前。百味飲食。充滿其中。酸堿甘淡。各如所愿。不余不缺。不以美故。過量而食。食已自消。而無遺滓;蛞娚勏。意以為食。自然飽適。無所味著。身心輕利。食畢化去。時至復現。循環者。如經貫緯。絡繹連繇。往來無已也。食已而行。一以調身。使無凝滯。一
以調心。使不放逸也。彷徉者。優游自得意。世人食已。非奔走塵務。則增長睡眠。彼國飯食經行。解脫之風。逍遙之狀?上胍娨。

【疏】唯言飯食。不及衣等。唯言經行。不及坐等。亦文省故。

【鈔】衣者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我剎中人。所欲衣服。隨念即至。不假裁縫搗染浣濯。又復有無量上妙衣服。寶冠環釧。耳珰瓔珞。華鬘帶鎖。諸寶莊嚴。百千妙色。自然在身。又云。復有無量如意妙香。涂香末香。其香普熏彼佛國界。故不言衣。以食攝衣。及一切資生之具故。不及坐者。教開四種三昧。一曰常行。二曰常坐。三曰半行半坐。四曰非行非坐。就此文中。則唯第一。然二部中。皆言往生者。坐蓮華中。般舟三昧則復言立。當知以行攝坐。及四威儀故。

【演】教開四種三昧。一曰常行者。出般舟。三昧經。亦名佛立三昧。成時。見十方佛在空中立。以九十日為一期。二曰常坐者。出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。亦名一行三昧。唯專念法界故也。亦以九十日為一期。三曰半行半坐者。出法華方等二經。法華三七日為一期。方等不限時節。四非行非坐者。亦名隨自意。意起即觀故也。方法出請觀音等諸大乘經。通于四儀。及諸作務。公私忽遽。亦不礙修也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常定。是飯食義。自性;。是經行義。

【演】自性常定者。那伽常在定。無有不定時。又云。心地無散自性定。自性;壅。一切眾生。皆具如來智慧德相。又云。心地無癡自性慧。

【鈔】禪悅為食。故定有食義。智能運轉。故慧有行義。如論頌云。愛樂佛法味。禪三昧為食。又佛地論。凈土中諸佛菩薩。能說能受大乘法味。又正體智受真如味。能住持身命。使不斷壞。長養萬法。故名為食。

【演】禪悅為食定有食義者。禪定資神。輕安適悅故。智能運轉慧有行義者。智體無住。運用活潑故。

如論之論。是往生論。如論頌云下。是引證。食有六段。行有一段。諸佛菩薩能說能受者。非諸佛不能說。以具四無礙辯。得大無畏故。非菩薩不能受。以最極利根?澳軗晒。

又正體智受真如味者。正體智。即根本智。亦名如理智。此智能證真如。如空合空。似水投水。理智一如。長無斷絕。從體起用。長養萬法。如食之能持色身長養萬事也。

【鈔】又阿含唯識等。說出世五食。一禪悅。二愿。三念。四解脫。五法喜。謂禪定資神。輕安適悅。即為食義。愿力持法。法身增長。即為食義。念力明記。圣道現前。即為食義。解脫除障。居然資益。即為食義。法喜內充。極喜樂故。即為食義。今止言定者。舉一兼四。禪定之中。無不攝故。

【演】禪定資神下。次第釋前五食。 食有資悅義。今禪定持心。遠離粗重。悅體舒神。即為食義。食有增長義。今愿力堅強。執持正法。法身增長。即為食義。食能成辦諸事。今念力能明記不忘。成辦圣道。即為食義。食能解除饑渴。今解脫能斷除三障。資益法身。即為食義。食能暢悅身心。今法喜能得大歡喜。飽滿充足。即為食義。

【鈔】維摩經云。未發大乘意。食此食者。至發意乃消。已發意者。得無生忍已乃消。得忍者。至一生補處乃消。華嚴具足優婆夷云。一生所系菩薩。食我食者。皆于菩提樹下成等正覺。皆自性真如無盡之理而為食也。

【演】未發大乘意。是未入正定聚眾生。修行信心者。已發意。是信成就發心以后三賢菩薩。得忍者。是證發心十地菩薩。一生補處。即等覺是。食此食者。皆摶真如之理以為食也。問。既曰真如之理為食。而真如一味平等。無增無減。萬古不磨。而文中深淺階位。屢食屢消者。何也。答。真如雖曰一味。萬古不磨。而乃隨智淺深。以下位未證上位理時。則一心緣此理境。名食此食。已證此理時。則此理化為烏有。名曰乃消。如人未至廬山。則有廬山可緣。已至廬山。則廬山化為烏有。故曰不見廬山真面目。只因身在此山中也。

【鈔】經行者。持世經云。如來行處。是無行處。無行處者。真慧也。故知拈匙放箸?诳诓浑x。舉足動身。步步踏著。何得埋頭吃飯?者^一生。玩水觀山。徒勞萬里。

【演】如來行處是無行處者。行者。心行乎境也。凡夫行有。二乘行空。大乘菩薩行中道。如來則有處全空。非行有也?仗幦。不行空也。中道即二邊。不行中也。離四句行。絕百非行。威音那畔行。法身向上行。不可行處行也。故知下。結勸。

四總結

【經】舍利弗。極樂國土。成就如是功德莊嚴。

【疏】結上天樂天華等。種種莊嚴。皆本佛愿行功德所成就也。

【鈔】愿者。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自地以上。皆無量雜寶。百千種香。而共合成。又愿云。我作佛時。十方無央數世界。諸天人民。聞我名號。然燈散華。又愿云。我作佛時。剎中菩薩。以香華等種種供具。欲往他方世界供養諸佛。一食之頃。即可遍至。又愿云。我作佛時。我剎中人。欲食之時。寶缽之中。百味飲食;F在前。食已自去。今來成佛。一一所愿。皆悉成就。行者。如大本云。法藏比丘既發愿已。天雨妙華。而散其上。又云;驗楸惹;驗樘焱;驗檩喭;驗榇蟪。恒往佛所。承事供養。又云。手中常出衣服飲食。幢旛寶蓋。一切音樂。今來成佛。如上天樂天華等報。自合成就。

四化禽風樹三 初化禽演法。二風樹渲法。三缽結二嚴。

初化禽演法二 初正示法音。二釋無惡道。

初正示法音二 初宣言。二獲益。

初宣音

【經】復次舍利弗。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。白鶴?兹。鸚鵡。舍利。迦陵頻伽。共命之鳥。是諸眾鳥。晝夜六時。出和雅音。其音演暢五根。五力。七菩提分。八圣道分。如是等法。

【疏】上言諸天獻瑞。此言禽樹成音。又上言供養之勝。今言聞法之勝也。種種言非一。奇妙言異常。雜色言美觀。白鶴等者。多種中舉一二也。白鶴?兹。鸚鵡。常見可知。舍利解見前文。迦陵頻伽。此云妙音。共命。一云命命。如是種種。悉皆奇妙。非凡鳥比。

【鈔】奇妙者。形殊眾鳥名奇。音能說法名妙。白鶴者。此土鶴有四種。玄黃蒼白。以白為勝。然鶴雖白。自無純白。非真白鶴也?兹。鸚鵡。皆此土所貴。故獨舉也。頻伽。此云妙音。未出殼時。已有音聲超眾鳥故。正法念處經云。此鳥音聲。若人若天。緊那羅等。無能及者。唯除如來。故云妙音。共命。亦云命命。亦云生生。梵語耆婆耆婆迦。二首一身。報同識異。謂是釋迦調達宿因。又雪山有二頭鳥。一曰迦婁嗏。一曰優波迦婁嗏。是也。仿佛如二頭之蛇。九頭之鳥。千頭之魚。今刻繪作人身二首?址且。

【演】釋迦調達宿因者。釋迦佛與調達。往昔為共命鳥。一為調達者睡。一為釋迦者醒。醒者因取香果而食。香氣芬然。睡者覺而惡曰。何瞞我而食也。吾當以毒果害之。遂食毒果。二命俱喪。

【鈔】上文數鳥。四通震旦。二局西干。在此土者。已稱珍異。若在彼國。形體色音。轉更奇妙。今姑取名同。而實則異。例如欄網行樹等。皆以寶成。非人世所有也。舉一二者。多不悉陳。如觀經中有鳧雁及鴛鴦等。今以少攝多。亦文省也。

【疏】然此土諸鳥。唯鸚鵡解作人言。而亦僅稱學語。彼國則晝夜出音。且和且雅。為能演暢根力覺道一切道品。非漫鳴也。

【鈔】僅稱學語者。謂但依人語。未能知義。禮記曰。鸚鵡能言。不離飛鳥。猩猩能言。不離禽獸。則人道未通。何況佛法。鸚鵡且然。余可知矣。和雅者。和與暴對。如鴟鴉等。是名暴音。雅與俗對。如鶯鸝等。是名俗音。優柔平中。無有粗厲。能令聽者躁心自釋。是名和音。正大謹嚴。無有邪靡。能令聽者欲心自平。是名雅音。由之瑟尚缺于和。鄭之聲大背于雅。鳥兼二美。是黃鐘大呂所不及也。

【演】黃鐘。是陽六律之首。大呂。是陰六律之首。

【鈔】演者。張而廣之。義無盡故。暢者。敷而達之。意無滯故。如是演暢根力覺道。三十有七諸道品也。道品者。以是入道之品類故。

【疏】然此三十七品。屬小乘法。實通大乘。隨其心行。如諸經論中說。

【鈔】通大乘者。瑜伽四十四云。大乘菩提分。乃有多種。三十七品。是其中別義。通于大小。智論云。三十七品。無所不攝。即無量道品。亦在其中。凈名云。道品是道場。又云道品是法身因。攝大乘云。道品是菩薩寶炬陀羅尼。涅槃云。若人能觀八正道。即見佛性。名得醍醐。皆約大說。

【演】大乘菩提分乃有多種者。涅槃云。三十七品。為涅槃因。非大涅槃因。無量阿僧祇道品。為大涅槃因故。

三十七品無所不攝者。以法雖同。由心成異故。如一四諦。有無量相而皆攝在四諦之中。道品亦然。但心行大小不同。而成異故。道場者。得道之處。即是道場。道品是法身因者。凈名云。佛身者。即法身也。從無量功德生。乃至從三十七道品生等。道品是寶炬陀羅尼者。寶炬。謂德炬。能爍破一切無明黑暗。故名寶炬。攝一切法。名陀羅尼。若人能觀八正道者。涅槃云。善男子。眾生佛性。不異諸佛。若有能修八圣道者。當知是人則得明見。善男子。雪山有草。名曰忍辱。牛若食者。即成醍醐。眾生佛性。亦復如是。

【鈔】隨心行者。如涅槃云。智有二種。一者中智。二者上智。觀諸陰苦。是名中智。分別諸陰有無量相。非聲聞緣覺所知。是名上智。則知道品是一。觀智大小。固無定也。

【演】智有二種。智字。是三十七品中之一分。分別諸陰有無量相者。有凡夫五陰。三乘五陰。諸佛五陰。凡夫五陰。分段生死也。三乘五陰。變易生死也。諸佛五陰。即真常之體。故曰因滅是色。獲得常色。受想行識。亦復如是。又復分別諸陰。有無量相。即是別教觀無量四諦。而亦可通圓人。如星羅十門。月滿三觀。得一空三昧。即得無量空三昧等。

【疏】五根者。一信。二進。三念。四定。五慧。能生圣道。故名為根。又如俱舍。具三義故。

【演】一信二進。是十一善心所攝。三念四定五慧。是五別境心所所攝。

【鈔】根有二義。一者能持義。持其所已得。而自分不失也。二者生后義。生其所未得。而勝進上求也。

【演】持其所已得者。如草木有根。則已得之枝葉花果持而不失。行人具足五根。則已得功德。亦持而不失也。生其所未得者。未生之枝葉花果。漸漸能生。行人具足五根。則未生功德。亦漸漸能生也。然始入佛法。即有信心。未有定慧。不得名根。今由前三科。則信不可拔。故得成根。下四亦然。

【鈔】言信根者。謂于諦理深忍樂欲。是名信根。此一為總。余四承上。進根者。既信此理。勤求不息。是名為進。念根者。既求此理。念茲在玆。明記不忘。是名為念。定根者。既念此理。系緣一境。相應不散。是名為定;鄹。既定心在道。復正觀分明。決擇是非。是名為慧。

【演】諦理。即真俗中。以通大小乘故。

信等五法各有體用。信者。于實德能。深忍樂欲。心凈為性。對治不信。樂善為業。進者。于善惡品修斷事中勇悍為性。對治懈怠。滿善為業。念者。于曾習境令心明記不忘為性。定依為業。定者。于所觀境令心專注不散為性。智依為業;壅。于所觀境揀擇為性。斷疑為業。

【鈔】能生圣道者。以此五法。調治其心。譬如陰陽和適。一切種子皆得發生故。俱舍三義者。俱舍論明最勝自在光顯為根。最勝者。根體勝故。自在者。根用勝故。光顯者。體用雙彰故。于中開二十二根。有信等五根故。

【演】俱舍三義。即上文二義。最勝者。即上持其所已得。而自分不失也。自在者。即上生其所未得。而勝進上求也。光顯體用雙彰者。即上即體起用。即用顯體也。二十二根者。信。進。念。定;。憂。喜?。樂。舍。眼。耳。鼻。舌。身。意。共十六根。男根。女根。未知欲知根。已知根。具知根。命根。

【疏】五力者。即前五根增長。具有大力。故名為力。

【鈔】力有二義。一者不為他伏。二者又能伏他。如瑜伽論。此五力者。能
于后后所證出世間法。生深勝解。難制伏故。又具大威勢。摧伏一切諸魔軍故。

【演】如瑜伽下。引證力有二義。后之所證出世法者。即覺支正道。住行向地等法。難制伏。是不為邪外所伏。此是證不為他伏也。下二句。是證又能伏他。一切諸魔。即四魔八魔等。

【鈔】信力者。深信諦理。轉更增長。能遮疑惑。不為動搖。能拒邪外。不為迷亂。能破煩惱。不為侵害故。一總余承。如上根例。

【演】深信諦理轉更增長者。前雖具信根。若未有力。則疑惑能搖。邪外能亂。煩惱能侵。今既有力。則疑不能搖。以有信獅子。能制疑兕故。邪外不能亂。以有信珠。能清邪濁故。煩惱不能侵。以有信日。能破煩惱霜故。

【鈔】進力者。進根增長。能破身心種種懈怠。成辦出世種種事業故。

【演】進根增長者。前雖有進根。若未有力。則無始來不修三學六度。種種懈怠種子。猶能發生。墮出世種種事業。今得進力。則精進猛將。能伏懈怠魔軍。成辦三學六度諸事業故。

【鈔】念力者。念根增長。能破邪念。成就一切出世正念故。

【演】念根增長者。前雖有念根。若未有力。則世間五欲六塵邪念猶未盡除。出世之三寶施戒等正念。猶未成就。今得念力之鎧。雖入五欲陣中。不為所損。能破種種邪念魔軍故。

【鈔】定力者。定根增長。能破一切諸雜亂想。發起事理諸禪定故。

【演】定根增長者。前雖有定根。系緣一境。若未有力。則微細雜念。猶未得除。四禪八定。九次第定。十六特勝等。事理諸禪。猶未發起。今既得力。則定能澄清亂想之垢。能現諸禪之珠故。又不明諦理。但得世間禪。名曰事禪。深明諦理。得出世間禪。及出世上上禪。名曰理禪。又小乘緣空直入。乃至圓人直心正念真如名曰理禪。小乘帶事兼修。乃至圓人從行托事附法。三種觀法。皆事理兼修。名事理禪。種種不一。故云諸也。

【鈔】慧力者;鄹鲩L。能破一切邪外等見。能斷一切偏小等執故。

【演】慧根增長者。前雖具慧根。止觀分明。決擇是非。若未有力。則九十五種邪外之見。偏乘小教權理之執。猶或現前。今既有力。則慧劍當空。一切邪外偏小之絲。無不盡斷故。

【疏】七菩提分者。即七覺支。亦繇前根力。得此慧用。謂一念。二擇法。三精進。四喜。五猗。六定。七舍。一云。一擇法。二精進。三喜。四除。五舍。六定。七念。今依后釋。

【演】七覺自體。即擇法等。此之為用。為斷見道諸邪見故。

【鈔】覺支者。覺即菩提。支即是分。謂分分隨宜而用也。繇前者。瑜伽云。諸已證入正位者。如實覺慧。用此為支。故知根力既固。后須覺慧。合宜則用。依后釋者。以天臺所釋。意明顯故。又華嚴疏。亦以擇法為自體。余分為分故。

【演】分分隨宜而用者。謂應用擇法。則用擇法。應用精進。則用精進。隨其所宜。無差謬也。

諸已證入正位者。正位。即正性。以由前根力。能破一切見執。不墮斷常。覺法正性。正性者。即四諦如實性。即用此如實覺慧。以為支分。合宜則用也。即四諦如實性者。性即苦為逼迫性。集為招感性等。如實。即是生滅。無生。無量。無作。此四各稱當教之理。名曰如實。

【鈔】一擇法者。觀諸法時。善能覺了。揀別真偽故。

【演】觀諸法時善能覺了揀別真偽者。四圣諦理為真。外道邪諦為偽。此二差別。在毫厘間。今觀法時。善能覺了。不以偽為真。以真為偽故。

【鈔】二精進者。修道法時。善能覺了。不謬行于無益苦行故。

【演】善能覺了不謬行于無益苦行者。以擇法后。次即修道。故云修道法時。然外道久受勤苦。精進修行。不成圣果者。以不達真性。惟用妄識修行。名曰精進。實同懈怠。今須覺了是正是邪。勿行外道之謬行故。

【鈔】三喜者。心得法喜時。善能覺了。不隨顛倒之法而生喜故。

【演】得法喜時善能覺了等者。以既修道法。必得法喜。然果見真性。乃稱法喜。若乃認奴作郎。將彼魚目。當我明珠。則為大錯。故得法喜時。善須覺了。勿墮顛倒之法生喜故。

【鈔】四除者。除諸見煩惱時。善能覺了斷絕虛偽。不損真正善根故。

【演】除諸見煩惱時善須覺了等者。既得法喜。即斷諸見煩惱。然貪等昏煩之法。體是虛偽。故須斷除。若信等五根。及發宿世善根。乃出世真正善根。若亦斷除。錯謬非小。故須覺了真偽。勿錯謬故。

【鈔】五舍者。舍所見念著之境時。善能覺了取舍虛偽。永不追憶故。

【演】舍所見念著等者。既以除諸見煩惱。則名舍所見境舍所念著境時。然舍。乃對取而言。取既虛偽。舍豈得真。并舍亦舍。弗令追憶故。

【鈔】六定者。發諸禪定時。善能覺了諸禪虛假。不生見愛故。

【演】發諸禪定等者。既舍所見之境。則能發諸禪定。然禪悅資神。能生愛著。故須覺了禪定虛偽。以定。對動而有。動既是妄。定豈是真。勿生耽樂故。

【鈔】七念者。修出世道時。善能覺了。常使定慧均平。若心沉沒。當念用擇進喜三支。察而起之。若心浮動。當念用除舍定三支。攝而伏之。念念調和。使中適故。

【演】修出世道時等者。既得禪定。乃修出世之道。則有二病。定勝慧。則沈;蹌俣。則浮。必須定慧均平。乃證寂照不二。故用前六支;蚱鸹蚍。俱調和中適。勿墮二病。故此覺支之用。能斷三界見惑。以為其果也。

【疏】八圣道者。亦名八正道。繇前擇法。故入正道。謂一正見。二正思惟。三正語。四正業。五正命。六正精進。七正念。八正定。

【演】八正道者。由前七支擇法。乃斷見惑。即入圣道。圣者。證也。故亦名正。八圣自體。即正見等。此之為用。為斷修道諸煩惱故。

【鈔】一正見者。雜集云。若覺支時。所得真覺。以慧安立。諦理分明。無有錯謬故。

【演】一正見者。若修覺支。所得真覺。以智安立。我所得者。與修多羅合耶。不與修多羅合耶。必令諦理分明。無有錯謬故。

【鈔】二正思惟者。見此理時。無漏心相應。思惟籌量。為令增長入涅槃故。。演二正思惟者。雖見此理。與無漏智相應。然理性雖明。未能究竟。今則從根本智。起后得智。重慮緣真。擴充增長。入涅槃故。

【鈔】三正語者。不惟心無邪思。以無漏智。攝口四業。住四善語故。

【演】三正語者。初見道人。尚多習氣。身三口四。未免現起。故以無漏智。攝口四業。不起妄言。綺語。兩舌。惡口。之業。令住真實。正直。柔軟。和合。之四善語故。

【鈔】四正業者。以無漏智。除身三種一切邪業。住清凈身業故。

【演】四正業者。不惟口無妄言。以無漏智。除身殺盜淫等三種身業。所謂非惟不殺不盜不淫。并殺盜淫機。亦復斷盡。身業清凈故。

【鈔】五正命者。以無漏智。通除三業中五種邪命故。

【演】五正命者。不惟身業清凈。以無漏智。通除三業中五種邪命食。令住正命故。

五種邪者。一。為利養詐現奇特相。屬身業。二。為利養自說功德。三。占相吉兇。四。高聲現威。令人畏敬。此三屬口業。五。說得供養。以動人心。此屬意業。

【鈔】六正精進者。以無漏智。應勤行精進。趨涅槃道故。

【演】六正精進者。前既三業清凈。又除三業中種種邪命。則三業精純。乃堪進道。故念念精勤。趣涅槃道故。

【鈔】七正念者。以無漏智。于應念正道法。及助道法。心不動失故。

【演】七正念者。前既三業精勤。一心進道。故恐于正止正觀之正道。根力覺支之助道。心有動失則忘失正念。今則以無漏智。于正于助。明記不忘。不令動失故。

【鈔】八正定者。以無漏智相應。正住于理。決定不移故。皆言正者。以不依偏邪名正。能至涅槃名道。

【演】八正定者。既正念不失。復以無住之真智。住于無相之真理。決定不移故。以上約權乘釋。

【鈔】若華嚴離世間品。則八正俱菩薩道。正見者。遠離一切諸邪見故。正思惟者。舍妄分別心。隨順一切智故。乃至正定者。善入菩薩不思議解脫門。于一三昧中。出入諸三昧故。釋云。據此文證。豈不深玄。以例推之。七覺根力三十七品。皆隨眾生因地所修。機見不同。證大證小。各有所得。

【演】華嚴下。約大乘也。

遠離一切諸邪見者。不唯外道之見。乃至偏乘小教一切見病。悉皆遠離故。舍妄分別心。隨順一切智者。不唯分別六塵為妄。乃至分別真俗。及與離二邊之中。皆妄分別。舍此分別。隨順一切種智故。

乃至者。超略之詞。若具引者。正語。則常行正語。離語四過順圣言故。正業。則恒修正業。教化眾生。令調伏故。正命。則安住正命。頭陀知足。威儀審正。隨順菩提。行四圣種。一切過失。皆遠離故。正精進。則勤修一切菩薩苦行。入佛十力無掛礙故。正念。則心常正念。悉能憶持一切言音。除滅世間散動心故。于一三昧入諸三昧者。如二十五王三昧。首楞嚴百八三昧等;槌鋈。無定法故。

【疏】言如是等法者。等四念處。四正勤。四如意足。成三十七品。及等余一切法故。

【鈔】三十七品。上惟二十有五。故等以攝之。四念處者。所謂觀身不凈。觀受是苦。觀心無常。觀法無我。而云念處者。以不凈。是觀身者所當念處之所也?酂o常等。亦復如是。

【演】觀身不凈有五。一。種子不凈。謂由父母赤白二滴所合成故。二。住處不凈。謂在母胎中生藏之下。熟藏之上故。三。自體不凈。謂四大所成。設以海水傾洗此身。終無香潔故。四。外相不凈。九孔常流。種種穢惡故。五。究竟不凈。一息不來。棄捐冢間。如朽敗木故。觀受是苦者。受者。領納也。又領納有三?嗍。樂受。不苦不樂受。觀苦受。是苦苦。樂受。是壞苦。不苦不樂受。是行苦。觀心無常者。觀現在識心。念念遷流。心心不住。轉變不一故。

觀法無我者。觀行想二陰之法?諢o主宰故。

身受心法。是所觀境。不凈苦無常無我。是能觀之心。能觀之心。體實是慧。以慧觀于境。由念得住。與念相鄰近。鄰近故名念。然必觀四者。對治四倒故。謂觀身不凈。治于凈倒。觀受是苦。治于樂倒。觀心無常。治于常倒。觀法無我。治于我倒也。此次第者。從粗至細。以對治故。智論云。此身既爾不凈。眾生貪著者。以其情塵。生諸受故。計之為樂。誰受此樂。故次觀心。念念生滅。后觀二陰。皆不自在。破此四倒。行四正行。開實相門。

【鈔】四正勤者。解見前文。以生善滅惡。不懈弛故。名之為勤。勤所當勤。合于理故。名正勤也。

【演】四正勤者。四念智火。若得勤風。則無所不燒。故次辯之。此四正勤。精進為體。揀非九十五種相違之勤。故名為正。

【鈔】四如意者。亦名四神足。所謂欲如意足。心如意足。勤如意足;廴缫庾。良繇念處正勤以來。精進增多。定心稍弱。修此四種定力攝心。則智定均等。能斷結使。所愿皆遂。名如意足也。合此七類。則為三十七品。

【演】四如意足者。欲勤心觀也。自體即是三摩提。欲勤心觀。皆是助伴。欲謂猛利樂欲。勤。謂精進無間。心。即是定。謂專心于境。觀。即是慧。

亦名四神足者。神。即神通。足。即是定。瑜伽云。如有足者。能往能還。以騰躍勇健。能得能證世間勝法。出世間殊勝法。說名為神。彼能到此。故名為足。

【鈔】婆沙智論。皆以喻顯。念處如種子。正勤如栽植。神足如抽芽。五根如生根。五力如莖葉。覺支如開華。圣道如結果。故名道樹。余一切法者。如四心六度。無量法門等。

【演】婆沙智論。謂婆沙論。與大智度論。

【疏】問。何不先敘念等。而首舉根。答。以重信故。又上三科至此。始有根力故。

【演】又上三科至此始有根力者。念慧二根。即前四念處所成。以四念處。念慧為體故。進根。即前四正勤所成。以四正勤。精進為體故。定根。即前四如意所成。如意。以三摩為自體故。若兼助體。即信進念定慧為體。以四如意足。以欲勤心觀。為助伴故。故五根五力。非離前三科別有體也。

【鈔】據七類次第。聞法先當念持。次即勤修。勤故攝心調柔。柔故成根。根增成力。乃七覺分別。八道正行。今重信者。此經以信為主。而根力二俱首信。信持余四。是道之元。德之母也。如五位之中。信亦居初。十信之中。信亦居初。十一善法。信亦居初故。

【演】攝心調柔。即四如意足。道之元德之母者。道是佛道。佛道無上。而信為道之元。德謂功德。佛德無量。而信為德之母。五位。謂信住行向地。十信之中信亦居初者。謂十信位。始自初信心。二念心。三精進心。乃至十愿心也。十一善法信亦居初者。信。慚。愧。無貪。乃至第十一不害也。

【鈔】上三科者。從念處。正勤。如意。修為至此。方得根力堅固。能使前所得法。無有退失故。又后當得法。畢竟能得。亦繇乎信。故首舉也。

【演】前所得法。即前三科。此即前文持其所已得。而自分不失也。后當得法。即七覺支八正道。此即前文。生其所未得。而勝進上求也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變化。是眾鳥義。自性出生一切法門。是根力覺道義。

【鈔】下文言彼佛變化所作。今謂妙色雅音。全體是自心顯現。何得高推圣
境。又心地含諸種。則五根等。全體是自心培植。何得向外馳求。

【演】妙色雅音全體是自心顯現者。以自心即彌陀。彌陀即自心。心佛眾生。三無差別。佛變化。即心變化也。又自心色心不二。極樂依正莊嚴。不離當人一念故。心地含諸種者。六祖傳法偈也。偈云。心地含諸種。普雨悉皆萌。頓悟花情已。菩提果自成。全體是自心培植者。心地無疑。即是信。心地無懈。即是進。乃至心地無癡。即是慧等。

【鈔】故先德謂信心堅固。湛若虛空。即五根力。覺心不起。即七覺支。直了心性。邪正不干。即八正道。故云海生萬物。無物不海。心生萬法。無法不心。

【演】先德下。引證。謂根者。非枝葉也。力者。有力用也。若離心別求。是摘葉尋枝。非根本也。是傍他門戶。非己力也。故必消歸自心。以心萬古如如。澄湛廣大。五根五力。孰過于是。覺心不起即七覺支者。謂覺者。覺了諸法也。若起心覺境。是向外馳求。是迷昧。非覺了也。故必覺心不起。一念不生。乃真覺支。直了心性即八正道者。謂若正外有邪。正亦成邪。故云若法從待生。是法還成待。必須邪正雙忘。方名正道。

二獲益

【經】其土眾生。聞是音已。皆悉念佛念法念僧。

【演】皆悉念佛念法念僧。疏鈔但發明佛法僧。不發明如何念。今就鈔中約五教說三寶。則今念法。亦當有五教不同。如小教。即是有門。其念三寶。實有能念所念也。始。即空門。能念所念。一切皆空也。終。即亦有亦無門。念而不念。不念而念也。頓。即非空非有門。能所雙寂。無念不念。離念頓顯也。圓。即圓融無礙門。一念一切念。一切念一念。一時頓念非隱顯。一切圓成無勝劣也。則知念法。深淺不同。隨機無定。然約而言之。不出事理二種。事。即念別相三寶。念佛。則常念親近。求一切智。念法。則常念修行諸波羅蜜。念僧。則常念親近學如實行也。理。即念同相三寶。覺心不起。常住第一義諦。不為二邊所動。是為念佛念法念僧。即天臺大師所謂。安心不動。稱之為念也。

【疏】聞音無益。則同世音。只取娛樂。今念三寶。正明益也。三寶者。略有三相。一住持相。二別相。三同相?勺鹳F故。名之曰寶。

【鈔】住持相者。雕鑄塑寶。名為佛畫。黃卷赤軸。名為法寶。比丘五眾。和合無爭。名為僧寶。即世間三寶也。

【演】比丘五眾者。律中五人以上。同一羯磨。和合無爭。如水乳合。名和合眾。

【鈔】別相者。略有三義。一者三寶自別。二者三寶大小乘別。三者三寶名相各別。括其大意。則常身尊特。示現不同。名為佛寶。教行理果。為門不同。名為法寶。三賢十圣四果四向緣覺獨覺。階位不同。名為僧寶。即出世間三寶也。

【演】三寶大小乘別者。小乘。則丈六應身。四阿含經。四果四向。為三寶。大乘。則圓滿報身。大乘方等。三賢十圣。為三寶。

三寶名相各別者。佛有三身四教六即十義等。法有教行理果等。僧有凡夫賢圣等。

【鈔】同相者。若約五教。則一者立事就義門。

【演】一立事就義門者。三十二相。丈六金身。事相佛也。立此事相。以就覺義。以釋迦苦行成道。說法度人。自覺覺他故名佛寶。四阿含等。不談實相。唯說苦空。此事相法也。立此事相。以就軌持義。以四諦之法。亦能軌生物解。任持自性故名法寶。剃發染衣。六和無諍。此事相僧也。立此事相。以就和合義。以雖不達實相。與理和合。而在眾無爭;ハ鄲劬。六和為侶。如水乳合故名僧寶。乃小教之三寶也。

【鈔】二者會事歸理門。

【演】二會事歸理者。非三十二相之佛為佛。般若經云。若以色見我。以音聲求我。是人行邪道。不能見如來。又曰若見諸相非相。即見如來。又曰如來者。即諸法如義。故以如理為佛寶。法者。非以文字為法。經云。有法可說。名為謗法。無法可說。是為說法。所謂無說無聞。是名真說般若。此以如理名法寶。僧者。非以剃發為僧。經云。須陀洹。名為入流。而無所入。乃至阿羅漢。實無有法。名阿羅漢。亦以如理為僧寶。始教之三寶也。

【鈔】三者理事融顯門。

【演】三理事融顯門者。雖云色相不是佛。音聲亦復然。又云。亦不離色聲。見佛神通力。所謂于法不說斷滅相。名曰佛寶。雖曰。文字性空。名字亦離。又不離文字。說解脫相。以文字性空。即實相故。名為法寶。雖云預流非預流。羅漢非羅漢。又不壞僧相。善來比丘。須發自落。即成沙門。名為僧寶。事不礙理。理不礙事。事理無礙。乃終教之三寶也。

【鈔】四者絕相理實門。

【演】四絕相理實門者。一念不生。即名佛寶。五法三自性皆空。八識二無我俱遣。所謂無有涅槃佛。無有佛涅槃。若有若無。二悉皆離。乃頓教之三寶也。

【鈔】五者融通不礙門。

【演】五融通不礙門者。以前四種。前淺后深。前不攝后。后不攝前。今則舉前兼后。舉后兼前。拈一莖草即丈六金身。剖一微塵出大千經卷。普賢身相若虛空。依真而住非國土。一即是多。多即是一。頭頭涉入。剎剎圓通。乃圓教之三寶也。

【鈔】雖前淺后深。而同歸一原。括其大意。則性體靈覺。照了諸法。名為佛寶。恒沙性德。皆可軌持。名為法寶。性相不二。冥合無違。名為僧寶。即出世間最上三寶也。

【演】性體靈覺。照了諸法者。佛者覺也。真性之體靈靈不昧。了了常知。普照諸法。而無能所。自性佛也。恒沙性德。皆可軌持者。因翻彼恒沙煩惱。顯此恒沙性德。一一皆軌生物解。任持自性。自性法也。性相不二。冥合無違者。靈覺之體。即恒沙性德。恒沙性德。即靈覺之體。二而不二。自性僧也。

【鈔】尊貴者。佛兩足尊。法離欲尊。僧眾中尊。依之修行。則出三界。世間珍重。無與為伍。故名為寶。通書亦云。至尊者道。至貴者德。況三寶道德之極。豈不稱寶。

【演】法稱離欲尊者。以一切法門。能令眾生離諸惑染故。又以從來不與染法相應。不與諸塵作對故。

【疏】聞念三寶。自有四義。一者鳥音之中。贊三寶故。二者說法有方。善入人故。三者晝夜無間。熟耳根故。四者鳥尚解說。激勝心故。

【鈔】贊三寶者。雖上根力覺道。種種諸法。為品不同。約而言之。皆三寶攝。演暢此法時;蛎骱`本具覺性。眾生聞者。得自本心。乃知有佛;蛎餍跃叻N種諸相。眾生聞者。解入深義。乃知有法;蛎餍韵嗪秃喜欢。眾生聞者。事理無礙。乃知有僧。故念三寶。

【演】約而言之。皆三寶攝者。此三十七助道品。通大小乘。即是法寶。此助道法。以正觀為體。正觀分明。即是佛寶。此助道品以性相為用。性相不二。即是僧寶。故云皆三寶攝。又鳥音之中;蛎鞔巳咂。悉皆真故。悉同如故。是即佛攝;蛎鞔说榔。能離念故。能隨順入真如故。即是法攝;蛎鞔说榔。事不礙理。理不礙事故。即是僧攝。

或明含靈本具覺性者。世尊成道時。曰奇哉奇哉。一切眾生。皆具如來智慧德相。但以妄想執著。而不證得也。

或明性具種種諸相者。臺教性具法門。十法界依正色心。性中本自具足。但循業發現。故一一諸相。皆天真之故物。非緣起之新成也。

或明性相和合不二者。古云性起為相。一多緣起之無邊。相得性融。千差涉入而無礙。是也。

【鈔】善入人者。雖談妙法。不善為辭。聞則捍格。今惟和雅之音。優柔調適。理義悅心。聽者生喜。故念三寶。

【演】不善為辭者;蝈e雜不倫;蚝孤䶮o飾;虿荒芊锤惨謸P。跌蕩頓挫皆是。 捍格者。禮記學記篇。捍格而不勝。注。捍。拒捍也。格。讀如凍洛之洛。謂如地之凍。堅強而難入也。

【鈔】熟耳根者。雖善說法。一暴十寒。心則懈廢。今唯六時相續。習聽飫聞。浹髓淪肌。熏陶成性。故念三寶。激勝心者。鳥能說法。人胡不如。慚恥一生。精進自發。故念三寶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真心一體。是佛法僧義。

【鈔】如上同相所陳。則知唯一真心。更無別體。心體本自覺照。即佛寶。心體本自性離。即法寶。心體本自不二。即僧寶。故曰自歸依佛。自歸依法。自歸依僧。但令歸自。不說歸他。念念還歸自心。是名真念三寶。

【演】心體本自性離者。自性本離言說相。離名字相。離心緣相。離一切法差別之相也。

二釋無惡道

【經】舍利弗。汝勿謂此鳥。實是罪報所生。所以者何。彼佛國土。無三惡道。舍利弗。其佛國土。尚無惡道之名。何況有實。是諸眾鳥。皆是阿彌陀佛。欲令法音宣流。變化所作。

【疏】恐疑凈土何因而有畜生。不符法藏本愿。故明彼國實無惡道。以彼佛欲令法遍人耳。神力變化。非真畜生故。又不同天鳥能說法故。

【鈔】何因者。愚癡暗蔽以為之因。生畜生趣。慳貪嫉妒以為之因。生餓鬼趣。十惡五逆以為之因。生地獄趣。名三惡道。以六道中天為最善。人道次之。修羅介乎善惡之中。故獨此三。最名為惡。夫因于凈心。生于凈土。何繇凈土而有惡道。如其有者。是雜穢處。不異娑婆。何名極樂。故有疑也。本愿者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剎中無餓鬼畜生。以至蜎蠕。又愿云。我剎中人。皆不聞不善之名。何況有實。不得是愿。終不作佛。云何佛道已成。頓違宿愿。故明彼國原無惡道。非唯目所未現。亦復耳所不聞。良繇耳之所聞。唯是諸佛如來萬德洪名。菩薩聲聞。及諸天善人。種種嘉號。曾無三惡名字歷耳根故。變化所作者。復自難言。既無畜生。今白鶴孔雀等。何所從來。而在彼國。乃出其繇。是佛化作。非真實有。如觀經云。如意珠王。涌出金色微妙光明;癁榘賹毶B。是也。法音宣流者。宣則宣布。自上遍下。猶如王言。流則流通。自近及遠。猶如逝水。佛欲法音普周無間。故不獨以人說法。使彼鳥音皆說妙法。無處無時而不聞聽。此則大神通力之所變化。豈同愚暗為因。而感報畜生之真鳥耶。然此變化。自有二義。一者如佛遣化人。說種種法。二者性具諸法。依性起修。果上自能色心互融。依正不二。皆悉說法。是則鳥音演暢。法爾自然。非佛有心。特為變作也。

【演】自近及遠。猶如逝水者。孟子云。源泉混混。不舍晝夜。盈科而后進。放乎四海。

性具諸法五句。天臺圓教義也。以別教所詮清凈真如?諢o一法。十界色心。從染凈之緣所變起。因中必須蕩盡諸相。乃歸真性。果上何能即色即心。即依即正。今圓教理具諸法。從理具中而有事造。雖云理具事造。實無能具所具。能造所造。以即心即法。即法即心。能造因緣及所造法。皆悉當處唯是一心。皆悉當處唯是一色。唯心唯色。對待斯忘。妙觀觀之。無非三諦。故依性起修時。一修一切修。一證一切證。故因窮果證時。依正色心。法法相即。一說一切說也。

【鈔】不同天鳥者。正法念處經云。諸天游樂。池中鳧雁等。皆出音聲。宣揚偈頌。開示五欲。畢竟無常。不可耽玩。諸天聞已。有涕淚者。此則實島。繇在世時?谡f妙法。不務真修。報作諸鳥。處于天宮。以其宿習。猶能說法。非如凈上佛所變化。故不同也。

【疏】問。法藏偈云。地獄鬼畜生。皆生我剎中。何言彼無惡道。答。偈意自明。不俟疑辯。女人生者。義亦如是。

【鈔】偈意自明者。法藏比丘愿后說偈。先云地獄鬼畜生。皆生我剎中。次即云。一切來生者。修習清凈行。如佛金包身。妙相悉圓滿。則知必于娑婆已植凈緣。故得往生。既生彼國。失本惡道。皆成上善。相好如佛。尚何地獄鬼畜舊日之形體耶。女生亦然者。論謂女及根缺。俱不生彼。故援上例。亦繇女人宿修凈行。一生彼國。具丈夫相。無復女形矣。今繪九品。猶存女人。謬也。當是娑婆念佛時相。不可謂是極樂得生時相也。抑或表其因地。以明一切皆得往生耳。達者審之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本無貪嗔癡等。是無三惡道義。自性本具如幻法門。是變化所作義。

【演】如幻法門者。佛說一切法。本為一切心。我無一切心。焉用一切法。故一切法門皆悉如幻。又楞嚴云。如幻三摩提。彈指超無學。華嚴云。有無一切法。了達悉如幻。入于如幻際。于彼無依著。是即如幻法門也。

自性本具者。以一切法門皆悉如幻。而如幻之法。皆根本于自性。自性之中無所不具。所以古人云。世間種種法。無不從心生。一切法如幻。故說心如幻。譬如工幻師。普現諸色像。園林花果等;脦熤。是也。

【鈔】若據不二門中。貪嗔癡即戒定慧。則善道惡道。悉皆如幻;脽o自性。唯是一心。一心不生。萬法俱息。

【演】貪嗔癡即戒定慧者。以無始法性為無明。故今無明即法性。法性為無明。故成貪嗔癡。無明即法性。故即戒定慧。如清水濁水濕性無殊。三學三毒體性不二也。又古云。無明業性即法性。天臺云;髽I苦三道。當體即是三德秘藏。起信云。若離覺性。則無不覺。若離不覺之心。則無真覺自相可說。

善道惡道。悉皆如幻者。貪等乃惡道之本。戒等為善道之因。貪嗔癡既即戒定慧。則惡道如幻。戒定慧不離貪嗔癡。則善道亦如幻矣。又貪嗔癡戒定慧因也。善道惡道果也。因既全空。果復何有。故悉如幻。

二風樹演法

【經】舍利弗。彼佛國土。微風吹動。諸寶行樹。及寶羅網。出微妙音。譬如百千種樂。同時俱作。聞是音者。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。

【疏】前言行樹羅網。今言此諸樹網。因風出音。如上鳥鳴;瘜П娚。利益無盡也。風曰微者。風之美也。音曰微妙者。音之美也。微妙即和雅意。百千種樂者。以少況多。贊其至美。極人天樂。所不能及。其音亦亦宣根力覺道。種種道品。不言者。文省也。又大本云。微風觸身。動。吹諸寶樹;蜃饕魳;蜃鞣ㄒ。是其證也。以前例后。皆文省也。

【演】以少況多者。少謂百千種樂。多謂微妙音。

【鈔】微風為美者。此土颶風吹動。則出傾湫倒峽?蓱饝致。猛風吹動。則出撼屋拔木?蓞拹郝。乃至毗嵐風吹動。則出摧山碎岳。壞諸世界。無可避聲。即令明庶清明等風。雖亦稱美。止是披拂山林。生長百物而已。彼國之風。似有似無。非寒非熱。輕細醇和。不可云喻。觀經云。八種清風。清即微意。況彼行樹。及諸羅網。皆是七寶。被以微風;ハ嗲眠。自然而出微妙音聲。如百千樂。同時并作。則六律交暢。八音克諧。和之極也。雅之至也。彼風樹既非絲竹。誰為宮商。而能與百千種樂。同此洋洋。誠謂希有。人天莫及者。如大本言。世間帝王之樂。百千萬種。不如忉利天宮一音之美。忉利天宮百千種樂。不如夜摩天宮一音之美。展轉諸天。乃至不如極樂國中。風吹樹林。出妙音聲之美。是超出人天也。亦宣道品者。以經中但稱妙音。其實意含說法。若非法音。何能使人憶念三寶。故大本云。微風徐動。吹諸寶樹;蜃饕魳;蜃鞣ㄒ。是其證也。以前例后。皆文省故。

【演】以前例后者。前謂化禽。后即風樹。

【鈔】言觸身者。大本云。彼國一切有情。為風吹身。安和適悅。猶如比丘得滅盡定。則亦不說法之說法也。

【演】滅盡定者。九次第定之最后定也。此定七識恒行心心所。六識之不恒行心心所。悉皆滅盡。獨有八識。故曰滅盡。得此定者。六根虛靜。無復馳逸。內外湛明。入無所入。真安和適悅之極。故以喻為風吹身。

【疏】又此寶樹等。三種寶中。今是最勝。能作佛事故。

【鈔】智論言。寶有三種。一人寶者。輪王之寶。能雨諸物。二天寶者。諸天之寶。能隨便令。三佛寶者。能于十方而作佛事。今能說法。是為寶中最勝。出過人天故。

【疏】又佛道樹敔法。今不言者。亦文省故。例前池水皆說法故。又華嚴般若等。皆有此義。

【鈔】道樹者。大本言。佛道場樹。眾寶莊嚴。寶網覆上。微風徐動。出無量妙法音聲。遍諸佛剎。眾生聞者。得深法忍。住不退轉。以至成就無上菩提。今不言者。如前疏引攝行樹中。謂行樹尚能說法。佛樹寧獨不然。故曰文省。又例推之。如前止說寶池。疏引二部經文。則寶水流衍。皆說妙法故。又例推之。如大本言。其道場樹。眾生見者。無其眼病。聞其香者。亦無鼻病。食其果者。舌亦無病。樹光照者。身亦無病。觀想樹者。心得清凈。無復貪嗔煩惱之病。又云。見此樹者。得三法忍。則知樹色香味。皆亦演暢根力覺道。如是等法。眾生聞者。咸念三寶。

【演】三法忍者。一音響忍。因聞圣教得悟入故。二柔順忍。折伏煩惱全不起故。三無生法忍。無生之理忍可于心故。

【鈔】又例推之。彼國金沙。彼國階道。彼國樓閣。彼國蓮華。天樂天華。衣祴食器。一切諸物。皆亦演暢根力覺道。如是等法。眾生聞者。咸念三寶。如華嚴香云臺網。皆出頌言。又忉利天鼓。演莫測之真詮。雷音寶林。說無生之妙偈。又大般若云。凈土樹林等內外物中。常有微風沖擊。發微妙音。說一切法皆無自性等。同此義也。

【演】忉利天鼓者。華嚴云。忉利諸天著五欲樂。行放逸時。天鼓之中。自然出音。而告之言。此樂無常。莫行放逸等。雷音是佛國。

【疏】善會之者。此土有情無情。亦皆說法。如聞鶯擊竹等。況復凈土。

【鈔】善會者。謂不以境為境。而會境即心。則物物頭頭。皆祖師意。今姑舉二事也。聞鶯者。一僧因疑法華云。諸法從本來。常自寂滅相。久參未悟。忽聞鶯聲。遂得大徹。頌云。諸法從本來。常自寂滅相。春到百花香。黃鶯啼柳上。擊竹者。香巖以不會父母未生前句。發憤住山。一日治地次。拋石擊竹。鏗然有聲。忽爾大悟作頌。有一擊忘所知。更不假修持。動容揚古路。不墮悄然機。等語。如是。則檐前鵲噪。野外松聲。一蚊一蠅。一草一葉。莫不演揚妙法。鼓發道心。況清凈佛土乎。

【演】不會父母未生前句者。香嚴在百丈會中。機鋒敏捷。后參溈山。山問曰。汝在百丈。能問一答十。問十答百。是否。香嚴云是。山云。我不要汝答十答百。但將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道一句來。嚴不能答。求溈山為說。山云。我若為汝說破。汝后來罵我。且去。不為汝說。嚴發憤云。我拌一生。做個常行粥飯僧。決要參破。后因治地。聞擊竹得悟。乃向溈山作禮曰。若溈山早為我說。焉得有今日事。一擊忘所知。所知。即所知障。即渠問一答十處。到此忽然渾化。故云忘。更不假修持。所謂修證即不無。染污即不得。又即所謂。斷除妄想重增病。趣向真如亦是邪。又即所謂。從今以后不疑天不疑地也。

動容揚古路。動容。即動容周旋。揚古路。謂發揮妙性。即所謂左右逢源。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

不墮悄然機。悄然機。謂虛無寂滅。湛入合湛等。今于涅槃天。已大明悟。十方世界。及與身心。如吠琉璃。內外明徹。故不墮也。

【鈔】問。教中圣說法。圣默然。二不偏廢。今水鳥樹林演法無已。則有動無靜。答。大本云。其欲聞者。輒獨聞之。其不欲聞者。輒獨不聞也。則寂用隨心。即動即靜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理智交融。是風樹義。

【鈔】理含萬法如樹。智周法界如風。智與理冥。理隨智顯。然而風樹各不相知。理智原無二本。百千種樂。不是風作。不是樹作。仁者心作。

【演】理含萬法如樹者。樹有含藏義。能含枝葉花果故。理含恒沙功德亦然。故云道樹也。智周法界如風者。風有周遍義。無處不到。故云色無邊故般若亦無邊。智與理冥者。如智契如理。如風之吹樹而無跡。理隨智顯者。如如理。因如如智方顯。如樹之因風而有聲。然而風不知樹。樹不知風。風樹各住自位。所謂各各不相到。各各不相知。華嚴云。譬如長風起。遇物咸鼓扇。各各不相知。一切法如是。理智亦然。理外無智。智外無理。理智亦無二本。

然各不相知。非是言其二本。乃言其自然交融也。有不假造作。天然融會意。如此說。方與下句原無二本合。百千種樂下。會歸一心。

二總結二嚴

【經】舍利弗。其佛國土。成就如是功德莊嚴。

【疏】結上化禽風樹二種莊嚴。皆彼佛因地愿行功德所成就也。又變化功德。大乘功德等。四種成就。如論中說前后功德。繁不各系條下。

【演】前后功德繁不各系條下者。天親作往生論。以釋此經。彼論頌中。有十七種功德釋此經功德莊嚴。以頌對經。前后皆明顯可知。故不繁引。獨此經化禽風樹二種莊嚴。引對彼頌。變化大乘等四種功德者。以彼頌中。缺佛化作及無惡道二義。故今特引以發明之。

【鈔】愿所成者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我剎中人。隨其志愿所欲聞者。自然得聞。故鳥樹皆成妙法音也。行所成者。大本愿后修行。如云。常以和顏愛語。饒益眾生。是以得成風吹林樹。皆出妙音故。如云。于佛法僧。信重恭敬。是以得成眾生聞者。咸念三寶故。變化功德者。如論頌云。種種雜色鳥。各各出雅音。聞者念三寶。忘相入一心。是也。大乘功德者。如論頌云。大乘善根界。等無譏嫌名。女人及根缺。二乘種不生。是也。等者。等虛空及性也。

【演】虛空功德者。頌云。無量寶交絡。羅網虛空中。種種鈴發響。宣吐妙法音。性功德者。正道大慈悲。出生善根故。

【鈔】前后如是功德莊嚴下。不各系論頌。以今頌一缺化作。二缺惡道。故特明之。言眾鳥出音。若非佛作。焉能聽者忘相一心也。不云惡道。以人中尚無女人。圣中尚無小圣。況復有惡道也。前后明顯可知。故不繁系。又正報二功德。在如是莊嚴條外。故亦不系。

【演】正報二功德。謂上首功德。大眾功德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般若周遍法界。是鳥樹說法義。

【鈔】首楞嚴鈔云。若能轉物。即同如來。以心外無物。物即是心。但心離分別。即是正智般若。周遍法界。無有障礙。是故西方水鳥樹林。悉皆說法。今不見鳥樹說法。以未離念故。起信云。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。是故虛空界中。普皆說法。

【演】若能轉物二句。是楞嚴經文。文云。一切眾生。迷己為物。為物所轉。是故于中。觀大觀小。若能轉物。即同如來。

以心外無物六句。是鈔中釋辭。心外無物。物即是心。是明色心不二。但離分別。即是般若。無有障礙。是明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。鈔意謂經所云轉物者。非是有物可轉。蓋以心外并無有物。一切物皆即是心。而所以見有物者。以心生分別故。但一念不生。全體即自顯現。所以經說。若能轉物。即同如來也。以此觀之?梢娮孕园闳糁鼙榉ń。而西方水鳥樹林。自悉皆說法也。

起信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者。論文云。所言覺義者。謂心體離念。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。無所不遍。法界一相。即是如來平等法身。

二正報二 初化主。二化伴

初化主二 初征名。二顯德

初征名

【經】舍利弗。于汝意云何。彼佛何故號阿彌陀。

【疏】上明依報之勝。而依從正生。故次明正報。于意云何。審其解否也。已知彼佛號阿彌陀。未知其義。以彼佛乃一經正主。故須審問。

【演】依從正生者。若據外教。則從太極生兩儀。兩儀生四象。四象生八卦。清濁奠位。三才肇分。則正從依生。今內教則依從正生。一念無明。引生三細。境界為緣。引起六粗。山河大地。因無明而有。妄想而成。依從正生也。

【鈔】正主者。報有依正。佛居其正故。正有主伴。佛為其主故。義須審者。以彌陀萬德之號。其義深廣。應為開闡。使人曉了。生向慕故。

【疏】稱理。則自性正思惟。是于意云何義。

【鈔】籌量名意。世人起于意識。念念逐外籌量。是邪思惟也。旋其意識?奂憾鴧。思之又思。思盡還源。思無所思。全身即壽即光。何論彼佛此佛。

【演】籌量名意者。相宗云。集起名心。集諸種子。起諸現行故;I量名意;I慮思量。自分境界故。了別名識。照了分別前境界故。

又意者。即第七識;I量者。思惟籌量。第八見分是我故也。此正取第七心王自體思量名意。亦兼取遍行五所中思也。

意識謂意之識。即第六識也。論云。言意識者。即此相續識。依諸凡夫取著轉深

。計我我所。種種妄執。隨事扳緣。分別六塵。名為意識。亦名分離識。又復說名分別事識。是也。

念念逐外籌量者。念念隨逐外塵。思量籌度。曾不暫離。日夜安于迷亂。而不覺也。唯生唯死。自若于紛擾之中。無古無今。相忘于散亂之內?蓱忠。

旋其意識者。謂初心人。未能遽依業識修行。只可即就意識回光返照也。故諸修行人未得定者。皆散位獨頭意識為觀體。得上定者。亦是定意識現量觀察也。

扣己而參者。謂不逐外籌量。但向一句阿彌陀佛上著倒。念念體察。念念究審。鞫其根源也。

思盡還源者。即所謂體究之極。于自本心忽然契合也。

思無所思者。即念而無念。是離念境界。所謂遠離微細念故。得見心性。心即常住也。又復此即不思之思。是任運清凈之意。故佛果第七。亦名為意。

二顯德二 初名含多義。二道成遠劫

初名含多義二 初光明無量。二壽命無量。

初光明無量

【經】舍利弗。彼佛光明無量。照十方國。無所障礙。是故號為阿彌陀。

【疏】無量已如前釋。然未知無量得名之故。今謂是光明壽命。二皆無量也。光明者有二。一者智光。二者身光。復有二義。一者常光。二者放光。又光所因。復有二義。一是萬德所成。一是本愿所致。

【演】前釋即眾多無有數量。廣大無有限量。

【鈔】先釋光明也。智光身光者。如盧舍那。此云光明遍照。自受用身。照真法界。是名智光。他受用身。遍照大眾。是名身光。又涅槃云。琉璃光菩薩。放身光明。文殊言。光明者。名為智慧。則事理圓融。身智不二也。

【演】自受用身照真法界者。乃無相之身。以功德智慧為體。故照一真法界。他受用身遍照大眾者。乃有相之身。以色心為體。為十地菩薩現起。故遍照大眾。此約身智分釋。

光明名為智慧者。若身光不是智慧。則同土石木偶無情。若智慧不即身光。則智慧有所不遍。故身光之事。即智慧之理。圓融不二也。此約身智合釋。

【鈔】常光放光者。常所顯光。無放不放。如圓光一尋等。是也。放光者;蛴诿奸g;蛴陧斏;蚩;螨X;蚰;蜃阒。是也。今言光者。正意在常。而亦兼放。及與身智。如大本言。爾時阿彌陀佛。從其面門。放無量光。又云。我以智慧光。廣照無央界故。萬德所成者。華嚴賢首品。開四十四門光明。各出其因;驓w三寶;虬l四弘。三學六度之所成就。一一結云。是故得成此光明。又般若經。佛言。我于一切法無所執。故得常光一尋。則知今佛光明。非一德所致也。

【演】四十四光者。始從善現照耀。終至觸法清凈。

我于一切無所執。得常光者。諸佛光明從智慧生。凡夫執重。智慧不生。智慧不生。光明何有。故蕩一切執者。乃能發光明也。又有所執者識情。無所執者智慧。既有智光。豈無身光。

【鈔】本愿所致者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頂中光明。勝于日月百千萬億倍。又愿云。愿我作佛時。光明照無央數天下。幽冥之處。皆當大明。諸天人民。以及蜎蠕。見我光明。莫不慈心作善。來生我國。又愿前偈云。能使無量剎。光明悉照耀。故今成佛。得如所愿。

【疏】無量者。言所照之廣也。十方者。不同他經照一方故。無障礙者。不同日光。猶有礙故。

【鈔】不同他經者。如法華東照。則不說余方。萬八千。則不該余國。義各有取故。今則四維上下。一切國土。無不照故。

【演】義各有取者。東方為震。震為群動之首。動即不動。表不動智也。萬八千者。表翻破十八界無明。以一界有百界千如。成萬八千故。

【鈔】不同日光者。日雖有光。修羅掩之則礙。鐵圍兩間則礙。覆盆之下則礙。又閻浮明。則單越礙。瞿耶明。則弗于礙。今則徹山透壁。通幽達冥。無能遮障。使光隱沒。無能隔礙。使光斷絕故。如大本云。彼佛光明。最為遠著。諸佛光明所不能及。十方諸佛頂中光明。有照一里者。二里者。如是漸遠。有照二百萬里者。有照一世界者。二世界者。如是漸遠。有照二百萬世界者。唯阿彌陀佛光明。照千萬世界。無有窮盡。故號無量光佛。無邊光佛。無礙光佛。乃至超日月光佛。皆光明無量義也。觀經云。彼佛圓光。如百億三千大千世界。又云。彼佛有八萬四千相。一一相。有八萬四千隨形好。一一好。有八萬四千光明。遍照十方念佛眾生。攝取不舍。又大本言。阿難頭腦著地。稱佛名號。禮未起際。佛放大光明。遍十方上下。皆光明無量義也;螂y。日猶有礙。世所共知。佛光無礙。當有何據。答。須達老女。不愿見佛。避入深閨。佛光所及。垣壁俱徹。內外四方。恒與佛對。即無礙之征也。

【演】彼佛光明最為遠者。以與眾生緣深。被機普遍故。又經經必自贊。抑揚隨時亦無礙;螂y。佛光既遠。今何不見。曰佛光本遍。眾生自迷。以煩惱心障智慧眼故。如日光遍照。盲者不見。是盲者過。非日月咎也。

諸佛光明所不能及者;蛴须y云。佛佛道同。則光明亦同。今佛光遠近懸殊者。何也。曰佛光實同。因機現異。

二壽命無量

【經】又舍利弗。彼佛壽命。及其人民。無量無邊阿僧祇劫。故名阿彌陀。

【疏】光明無量。是無量之一義。今言壽命亦無量也。佛壽有三。法壽。報壽。應壽。如法華及觀經疏中說。然佛壽無量。隨機所見。今之無量。亦可即無量之無量。

【鈔】壽命者。壽之所歷。有短有長。今當滅劫。壽僅百年。彼增劫時。亦止八萬?v輪王天帝。諸佛住世。亦有限量。唯彼佛壽命。至為久遠。不局常數。云無量也。三壽者。法華壽量品疏云。壽者受也。若法身。真如不隔諸法。故名為受。若報身。境智相應。故名為受。若應身。一期報得。百年不斷。故名為受。法身以如理為命。報身以智慧為命。應身以因緣為命。

【演】三壽者以下十三句。佛有三身。壽亦有三。法身以如理為身。報身以智慧為身。應身以應機赴感為身。壽者受也。領納義也。法身以真如領受諸法。故名為受。雖云領受。實無能所。以真如即諸法。諸法即真如。言領受者。不隔義也。真如無始無終。諸法亦無始無終。亙徹三際。無窮無盡者。法身壽也。報身則始覺之智。領受本覺之理名受。雖云領受。亦無能所。以無有智外如為智所證。無有如外智能證于如。如空合空。似水投水。言領受者。相應義也。始覺有始無終。本覺雖徹三際。今始出纏。亦有始無終。從今至當。無窮無盡者。報身壽也。應身則慈悲領受當機。故名為受。雖云領受。亦無能所。以佛唯大悲大智。為眾生作增上緣。令善根成熟眾生。自己心中見佛說法。言領受者。機感相應義也。眾生機熟。應則隨現。眾生機息。應則隨亡。有始有終。一期不斷者。此應身壽也。又法身者。師軌法性。還以法性為身。此身非色質。亦非心智。非陰界入之所攝持。強指法性為法身耳。真如不隔者。以一切法悉皆真故。一切法皆同如故。

又報身者。修行所感。法華云;酃庹諢o量。久修業所得。涅槃云。大般涅槃修道得故。此身非身非不身。強名此智為報身耳。境智相應者。如如智照如如境。菩提智慧。與法性相應相冥也。相應者。如函蓋相應。相冥者。如水乳相冥。又應身者。應同萬物為身也。應同連持為壽也。智與體冥。能起大用。如水銀和真金。能涂諸色像。功德和法身。處處應現往。然此應身。有勝有劣。勝即他受用。是業識所見者。此依中理而住。劣即生身。事識所見者。此依真理而住。一期報得百年不斷者。如我世尊。王宮出家?嘈谐傻。三十二相。八十種好。說法五旬。住世八十。雙林樹下。乃入涅槃。此即劣應生身也。

法身以如理三句。謂法身以理為身故即如理為命。報身以智慧為身故即智慧為命。應身以應機赴感為身故以因緣為命。因即眾生能感之因。緣即諸佛能應之緣。因緣時至。感應道交。因緣別離。感應斯泯。

【鈔】觀經疏云。示同生滅。有始有終者。應身壽也。一得永得。有始無終者。報身壽也。非壽非不壽。無始無終者。法身壽也。

【演】觀經疏云下十句。六道有生滅。法身起應。亦示有生滅。王宮降跡。雙林涅槃。有始有終。應身壽也。三祇行滿。無明斷盡。般若現前。從自受用,F他受用。于色究竟天現最高大身。盡未來際說法教化。有始無終者。報身壽也。報應即法故非壽。法即報應故非不壽。豎窮三際。無始無終者。法身壽也。又非壽者。非應同連持之壽。非不壽者。非報智不連持壽。雙非二邊。冥中法體。又此壽非長量。亦非短量。無延無促。云非壽非不壽也。然上三壽。亦是隨宜機教。非圓頓義也。若據圓教性具法門。三身性具。三身融即。從性起修。性既三身。無始無終。修亦三身。無始無終。性既三身融即。修亦三身融即。畢一即三。言三即一。不可思議者。圓教壽也。

【鈔】又謂彼佛壽命。實有期限。人天莫數。是有量之無量也。越溪解云。此經雖云無量。乃是二十二相常所見身。非觀經勝應尊特之身。亦同上意。今謂隨機所見者。此經佛身無定。前義理中已辯。況經文但言阿彌陀佛現在其前。未曾指定現何等身。越溪安得判屬三十二相。必謂劣應。則劣機自見。非此經專以劣應而被劣機也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假令十方眾生。皆作緣覺聲聞。皆坐禪一心。欲計我年壽幾千億萬劫。無能知者。豈亦常所見身之無量乎。是故入滅雙林;蛞婌`山未散。舍那千丈;蛞娬闪鹕。佛本不移。機自異故。則謂彼佛壽命。即無量之無量。亦何不可。

【演】是故下。引釋迦例彌陀。入滅雙林。乃應身。被凡小機。機薪既盡。應火則亡。靈山未散。乃報身。被菩薩機。機既常時。佛亦常在。舍那千丈。乃菩提場所現報身。丈六金身乃鹿野苑所現應身。二始同時。雙垂兩相也。佛本不移。機自異者。法身起用。如空谷傳聲。明鏡寫影。隨聲高下。隨相妍媸。動若行云。止猶谷神。紜紜自彼。于我何為耶。

【疏】及其人民者。巧用倒語故。言人民者。佛如王故。阿僧祇。此云無數。倍之名無量無邊。人壽有二。一佛本愿力故。二自功德力故。

【鈔】倒語者。正語當云佛及人民。壽命無量。如波羅密。云彼岸到。當是到彼岸耳。以意會之。無以辭害。佛如王者。彼國雖無君臣父子。然佛為法王。有君主義。生彼國者。依佛學佛。有人民義。非如此土。版籍所統。實編氓也。僧祇者。入十大數之首。從百洛叉。倍倍積累而生。又僧祇僧祇為一無量。無量無量為一無邊。今合言者。自有二義。一是實明其數。以僧祇計之。有無量無邊僧祇也。二是極贊其多。無復邊量。無復窮盡之僧祇也。

【演】僧祇入十大數之首者,始自阿僧祇。終至不可說不可說轉。

從百洛叉倍倍積累者。數有三等。謂下中上。如黃帝算法。共有十三數。謂十十為百。十百為千。十千為萬。億兆京垓秭壤溝澗正載也。此則十倍之下數也。中等數者。百倍倍之。經云。一百洛叉。為一俱胝。是也。上等數者。則倍倍倍之。俱胝俱胝為一阿庾多。是也。

【鈔】佛力者。大本法藏愿云。我作佛時。我剎中人。壽命皆無央數劫。無有能計其數者。是承佛愿力。有此壽故。自力者。一心念佛。心清凈故。蓮華化生。清虛之身。不同質礙肉身。有老病死。是自精進力。有此壽故。

【疏】問云。此無量亦可即無量之無量者。還有證否。答。例如華嚴中說。

【鈔】上引觀疏云。此無量是有量之無量。而言亦可即無量之無量者。以今文正似華嚴故。彼經十回向文云。無量阿倍只。釋云。此非數中之一。但是無數之言。若定是數。便當局限。今經亦云無量無邊阿僧祇。二經文勢。意極相類。故言彼佛壽命。亦可即是更無限量之無量也。問。華嚴壽量品。謂娑婆世界一劫。為極樂世界一晝夜。極樂世界一劫。為袈裟幢世界一晝夜。展轉劫日相對。乃至百萬阿僧祇世界。極于勝蓮華。則極樂僅勝娑婆。劣后殊甚。安得為更無限量之無量乎。答。彼鈔釋云。三身既融。三壽無礙。即長能短。即短恒長。無長無短。長短存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