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一卡二卡3卡4卡网站_忘忧草花语什么意思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波多野结衣国产一区二区aV高清

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會本 第一

  明古杭云棲寺沙門袾宏述
明古杭云棲寺古德演義
民國華藏蓮社凈空會本

  序。正。流通三分者。晉道安法師。判釋東流一代時教。為序。正。流通三分。序者端緒也。如絲之得緒。能盡一繭之絲。經之得序。能知一經之旨。又序者東西墻也。如觀墻序。則知堂奧之淺深。觀首序。則明全經之妙義。正宗者。一經正所宗尚。如法華之唯有一乘法。無二亦無三。楞嚴之發明常住真心。專修圓照三昧。此經之依正清凈。信愿往生是也。前之序。正序此。后之流通。正流通此也。流者無住。通者無塞。使此妙法。自此界以及他方。由現在以及未來。無有留礙。名為流通。為順者。言剖出經心。方挈出塵之端緒。故通序順序分。隨文入觀。方知大道之攸歸。故開章順正宗分。拔業障根。自然流入清凈海。故結釋順流通分。凈業者。業居苦之先。煩惱之后。十法界不同。皆由所作之業不同。古云。假使百千劫。所作業不亡。又云。佛十力中。業力甚深。又云。十方諸國土。皆依業力生。故業不可不凈。信者不疑之謂。于凈土妙理。深信不疑。行者趨造之謂。于彌陀名號。念念明了。愿者樂欲之謂。于極樂世界心心向往。此凈土三資糧也。 亦順者。契其大端。自能深忍。故通序順信資。善讀經者。隨文入觀。故開章順行資。識所攸歸。無不向慕。故結釋順愿資。


 【演】題義

  開卷。佛說等八字是法題。后學等十二字是人題。

  法題下。自細釋。今入文之先。理應略陳總一。題中約有四對。一通別一對。通則經之一字。別則佛說等五字。二能所一對。能是能詮。即經之一字。所即所詮。即上五字。三教理一對。佛說經是教。阿彌陀即是理。四人法一對。佛說即是人。阿彌陀即是法。

  首佛字。即釋迦牟尼佛。從兜率降生王宮。為悉達太子。出家苦行六年。成等正覺者。若釋其義。則佛字是梵語。此翻覺者。謂覺了性相之者。具有三義。一自覺。覺知自心本無生滅。二覺他。覺一切法無不是如。三覺滿。二覺理圓稱之為滿。若準起信亦彰三義。一始覺。即能證智。二本覺。即所證理。三究竟覺。即智與理冥。始本不二。今經所云佛者。乃是三覺俱圓。釋迦世尊也。又佛地論。說佛有其十義。天臺六即。華嚴十身。詳具后文。

  說者。以宣演得名。暢悅為義。四無礙辯為體。暢則暢出世之本懷。悅則悅眾生之獲益。今以如來久修久證念佛三昧。蘊之在懷。適得機宜。隨以四辯宣演。暢悅本懷。令隨機獲益。故云說也。

  阿彌陀。是梵語。此云無量。以功德智慧身相光明一切皆悉無量故。是無量佛往昔因中。為法藏比丘時。發四十八愿。今在西方攝念佛人歸于凈土。故釋迦如來為眾宣揚也。

  經者。釋有多種。不出常法貫攝四義。常者三世不易。一切諸佛皆如是說故云常。法者十界同軌。四圣六凡由之解脫故云法。貫者貫穿所應知義。若無文字。無以貫穿義理。煥然可觀故云頁。攝者攝持一切眾生。若無語言。不能開曉眾生出生死海故云攝。千葉良規。百靈常軌。詮真利物。目為經也。

  又此經。唐譯為稱贊凈土佛攝受經。今為此名者。以佛名人所樂聞。又一切功德。言佛便周故。

  疏者。竦也。通也。謂經中義理甚深微妙。未易窺測故。以疏竦通。使無疑滯也。又亦疏理之義。古云。人有發兮。旦旦疏理。身有心兮。胡不如是。今乃疏理經中奧理。使人得開通心地也。

  鈔者。抄略也。隨順本疏略加解釋。使經疏妙義渙然冰釋也。

  卷者。卷懷之義。一軸之中包含無盡義理。無量法門故。 人題中。學者。效也。后覺者。必效先覺之所為。故古人有大徹之后。乃終身居學地者。今大師自稱后學。亦此意也。古杭。古稱杭州。南宋建都更名臨安。今日杭州復古也。云棲寺名。在五云山之麓。先是山之巔。有五色瑞云盤旋其上。因以名山已。而五云飛集山西塢中。經久不散。時人異之。號為云棲塢。宋時有志逢禪師建寺。號曰云棲寺。歲久蕪廢。大師愛其岑寂。趺坐其間。時人為之構室。寺復興焉。

  沙門。此云勤息。勤修戒定慧。息滅貪嗔癡也。有勝道。說道;畹。污道四種不同。勝即佛菩薩等。說謂說正法者;钪^修善品者。污謂諸邪行者!⊙N宏。是法諱。號蓮池。仁和人。從性天和尚祝發。遍參知識。于笑巖處有所契入。遂結茅深谷主張凈土。僧臘五旬。世壽八十;壖犬。念佛而逝。 述者。傳述也。樂記云。知禮樂之情能作。識禮樂之文能述。作者謂之圣。述者謂之賢。此經雖有古疏數家行世。詞雖切而太簡。理微露而不彰。今茲疏鈔。合天臺。賢首。會性相二宗。事理雙融。宗說兼暢。言先圣之欲言。發前賢之未發?芍^千古獨創。今言述者。乃謙詞也。

  【疏】此經疏鈔。大文分三。初通序大意。二開章釋文。三結釋咒意。為順諸經序。正。流通。三分。亦順凈業信行愿故。

  【演】科分科中通序大意者含二義。一通序一經大意。以明性贊經二科。發揮自性彌陀。唯心凈土。為修持之本。然后依解起行。執持名號。求愿往生。其鈍根者。單由事相。專持名號亦得往生。三根普被。上下兼收。作末法最后方便。為一經大旨也。二通序作疏大意。以感時述意二科。明此一經。事理雙融。性相通備。時機執性執相。各滯一邊。至令廣大法門。迷而不覺。故竭思累載。數易韋編。作此疏鈔也。

  開章者。是別開章段。即總啟十門是。釋文者。是消釋經文。即別解文義是。意雖明。本文未委。故別開章段。銷釋經文。使一經玄又委悉詳盡。人人曉了也 結釋咒意者。咒本不可釋。而咒意可釋。咒意者。拔業根生凈土也。此咒本不附經。而今歸結于此為之解釋者。正顯此凈土法門。顯密圓通事理無礙也。又見此持名念佛。是大神咒。大明咒呢。。無上無等等咒也。 序。正。流通三分者。晉道安法師。判釋東流一代時教。為序。正。流通三分。序者端緒也。如絲之得緒。能盡一繭之絲。經之得序。能知一經之旨。又序者東西墻也。如觀墻序。則知堂奧之淺深。觀首序。則明全經之妙義。正宗者。一經正所宗尚。如法華之唯有一乘法。無二亦無三。楞嚴之發明常住真心。專修圓照三昧。此經之依正清凈。信愿往生是也。前之序。正序此。后之流通。正流通此也。流者無住。通者無塞。使此妙法。自此界以及他方。由現在以及未來。無有留礙。名為流通。為順者。言剖出經心。方挈出塵之端緒。故通序順序分。隨文入觀。方知大道之攸歸。故開章順正宗分。拔業障根。自然流入清凈海。故結釋順流通分。凈業者。業居苦之先。煩惱之后。十法界不同。皆由所作之業不同。古云。假使百千劫。所作業不亡。又云。佛十力中。業力甚深。又云。十方諸國土。皆依業力生。故業不可不凈。信者不疑之謂。于凈土妙理。深信不疑。行者趨造之謂。于彌陀名號。念念明了。愿者樂欲之謂。于極樂世界心心向往。此凈土三資糧也。 亦順者。契其大端。自能深忍。故通序順信資。善讀經者。隨文入觀。故開章順行資。識所攸歸。無不向慕。故結釋順愿資。

  初通序大意五 初明性。二贊經。三感時。四述意。五請加。

  【演】初明性者。性即常住真心。全體是極樂世界阿彌陀佛。初明者?秩苏J阿彌陀佛在自性之外。故古云。若認他是佛。自己卻成魔。又云。求人不如求自己。但以無始暗動。障此靜明。故托彼名號。顯我自心耳。然西方亦實有阿彌陀佛。而即此西方佛。亦不在自心外。即事即理。即理即事。大師恐狂愚錯認。故首明也。二贊經者。經即佛說阿彌陀經。贊者。以此經是一大藏中第一方便故。是十方諸佛同所贊嘆故。以四字名號。普接三根。直通五教故。以依經執持能顯自性。于一生中?蓮牟┑。直登十地故。

  三感時者。時。即今末法之時。感者。以時丁末法。根多淺薄。法門中人非愚即狂。故微妙法門;蛉帘叟艦樾〗;虼笮Τ庾鳈喑。又或終日唯動數珠;蚋F年但數黃豆。大師婆心甚切。能不為之傷心也。

  四述意者。意即大師作疏之意。述。陳也。與前述字解稍異。大師本意。全在兼利。欲發起眾生之真信。故極論念佛之宏功爾。蓋欲以一句彌陀。遍引群生出于苦海。那容不饒舌耶。

  五請加者。加是三寶加被。請者。祈請也。佛滅度后。凡有著述。皆皈三寶冥希加被。良以自己一人心力有限。而佛具無緣大慈。能令精誠祈請者。自得勝智。故請加也。

  初明性

  靈明洞徹。湛寂常恒。非濁非清。無背無向。大哉真體不可得而思議者。其唯自性歟。

  【演】【通序】靈明二句是純真。非濁二句是絕妄。靈明是照洞徹。言此照體橫遍十方。湛寂是寂;。言此寂體豎窮三際。即楞嚴所謂。常住妙明不動周圓也。

  修證即不無。染污即不得故非濁。一切浮塵相。無非妙覺體故非清。迷時似背。而此本不屬迷故無背。悟時似向。而此本不屬悟故無向。即圓覺所謂。一切眾生本來成佛。生死涅槃猶如昨夢也。

  大哉。是贊詞。以非幻不滅。故云真體。見猶離見。見不能及。有何可思。三世諸佛。到此口桂壁上。有何可議。其唯者。歸結之辭。

  【疏】通序經意。大文分五。自初明性。乃至五請加。今初明性。此經蓋全彰自性。又諸經皆不離自性。故首標也。

  【演】此經以自性為宗者。自性謂眾生性德之佛。非自非他。非因非果。即是圓常大覺之體。而此經所談行法。正為顯此之覺體。蓋以據乎心性。稱彼名號。名號可彰。托彼名號。觀于心性。心性易發也。又復經中一切依正。皆彰我自心。無量光即自性照。無量壽即自性寂。觀音即自性悲。勢至即自性智。聲聞即自性真。菩薩即自性俗。種種莊嚴。即自性萬德萬行。若一毫法從心外生。則不名為大乘法也。

  問。全彰自性。乃屬華嚴。降此以還。何得有此。答。華嚴乃諸經王。諸經皆華嚴眷屬。今經以華嚴性海為宗。既宗華嚴。何妨約性。又諸經從法華開顯之后。不論何經?偨孕。皆可稱性故。

  諸經不離自性者。三乘十二分教。教教皆歸妙性。言言盡攝真如。若離自性。皆為魔境故。

  【疏】靈者靈覺。明者明顯。日月雖明。不得稱靈。今惟至明之中。神解不測。明不足以盡之。故曰靈明。

  【演】靈覺者。不同木石之無心。虛空之頑冥。明顯者。體露堂堂。無遮無障不得稱靈者。日以陽明照晝。月以清涼照夜。雖有光明。而不顯靈覺。彼既不自顯。人自不得稱也。 無緣而照。勿慮而知。謂之神解。大地莫能識其端。至圣猶未窮其頂。謂之不測。

  【疏】徹者通也。洞者徹之極也。日月雖遍。不照覆盆。是徹而未徹。今此靈明。輝天地。透金石。四維上下。曾無障礙。蓋洞然之徹。靡所不徹。非對隔說通之徹。云洞徹也。

  【演】不照覆盆者。以日月之光屬相。不屬性故。 輝天地透金石者。以心光遍乎法界。一切諸法無非佛法故。 靡所不徹者。若通與隔對。是通還成隔。非對隔說通之徹。乃真徹也。

  【疏】湛者不染。寂者不搖。大地雖寂。不得稱湛。今惟至寂之中,搩魺o滓。寂不足以盡之。故曰湛寂。

  【演】不染者。從來不與染法相應。不與諸塵作對。不搖者。萬古如如。無有變異。不得稱湛者。大地雖常自寂然。而土石諸山穢惡充滿不湛也。 如凈琉璃。內外瑩徹。謂之瑩凈。寸絲不掛。纖塵不立。謂之無滓。

  【疏】恒者久也。常者恒之極也。大地雖堅。難逃壞劫。是恒而未恒。今此湛寂。推之無始。引之無終。亙古亙今。曾無變易。蓋常然之恒。無恒不恒。非對暫說久之桓。云常恒也。

  【演】難逃壞劫者。以三災到時。劫火洞然須彌七金。悉為灰燼故。 推之無始。引之無終者。以真如自體。非前際生。非后際滅。畢竟常恒。不斷不異故。 無恒不恒者。恒外有不恒。此恒亦非恒。恒不恒二邊俱遣。乃真恒也。

  【疏】非濁者。云有則不受一塵。

  【演】云有。不受一塵者。濁者。有也。具足諸法。方謂之有。今自性離一切法差別之相。所謂非有相。非無相。非雙亦相。非雙非相。非一相。非異相。非非一非異相。非一異俱相。是不立一塵非有也。何濁之有。

  【疏】非清者。云無則不舍一法。

  【演】云無。不舍一法者。清者。無也。不立一塵。方謂之無。今自性滿足一切功德。所謂有大智慧光明義故。遍照法界義故。真實識知義故。常樂我凈義故。乃至滿足無有所少義故。名為如來藏。是不舍一法非無也。何清之有。

  【疏】無背者?v之則無所從去。

  【演】舍此而有所去。方可謂之背。今則匪離跬步。涌現寶花。不出戶庭。圍繞行樹。雖欲縱之。將去何所故無背。

  【疏】無向者。迎之則無所從來。

  【演】迎之而有自來。方可謂之向。今則無行無住。如是而來。不動不起。如是而來。若欲迎之。從何所迎故無向。

  【疏】言即此靈明湛寂者。不可以清濁向背求也。舉清濁向背。意該善惡圣凡有無生滅增減一異等。

  【演】意該善惡凡圣等者。孟子道性善。天臺說性惡。一則就事造邊說。一則就理具邊說。今則如實空中。善既不立。惡亦何存。祖云。廓然無圣非圣也。經云。凡夫者。即非凡夫非凡也。有無如上。性無前際非生也。性無后際非滅也。本自具足。無法可增非增也。本無一物。無法可減非減也。染凈千差非一也。一味平等非異也。以一切言說假名無實。但隨妄念不可得故。

  【疏】大哉二句。贊辭。大者當體得名。具遍常二義。以橫滿十方。豎極三際。更無有法可與為比。非對小言大之大也。

  【演】當體得名者。常言大者。對小之稱。今則不然。直指性體。名之曰大。具常遍二義者。涅槃云。所言大者。名之為常。此明體無變易。又言大者。其性廣博。猶若虛空。此明體性周遍。無法可比者。世間最大。莫若虛空。經云。迷妄有虛空?漳擞惺。此法無始。又云。一人發真歸元。十方虛空悉皆消殞?漳擞薪K。此法無終。是豎窮無法可比也。又云。十方虛空生汝心內。猶如片云點太清里?漳擞须H。此法無際。是橫遍無法可比也。喻金喻月。亦復如是無可比也。

  【疏】真者不妄。以三界虛偽。唯此真實。所謂非幻不滅。不可破壞。故云真也。

  【演】三界虛偽。唯此真實者。虛者不實。如空中花。本無所有。偽者不真。如輸似金畢竟非金。所謂太山有崩裂。大海有枯竭。一切榮華。皆有衰謝。一切眷屬。皆有別離也。唯有真如諸法中實。所謂有物先天地。無形本寂寥。能為萬象主。不逐四時凋是也。

  非幻不滅。出圓覺經。經云;蒙頊绻;眯囊鄿;眯臏绻;脡m亦滅;脡m滅故;脺缫鄿;脺鐪绻。非幻不滅。蓋謂此性無有變異。畢竟常住。不同諸幻終消滅也。

  不可破壞。出起信論。論云。從本以來。離諸名相。畢竟平等。不可破壞。蓋謂此性在染不破。法身不壞。不同有為可破壞也。

  【疏】體者。盡萬法不出一心之體。體該相用?偠徽骟w也。

  【演】萬法不出一心之體者。謂一切萬法皆吾心體。非離萬法別有心體。起信云。心真如者。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。楞嚴云。此見及緣。元是菩提。妙凈明體。又云。一切浮塵諸幻化相。其性真為妙覺明體。所謂撲落非他物?v橫不是塵。山河及大地。全露法王身也。體該相用名之為體者。起信云。一者體大。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。二者相大。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。三者用大。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。今則若相若用。俱歸此體為真體也。

  【疏】不可思議者。如上明而復寂。寂而復明。清濁不形。向背莫得。則心言路絕。無容思議者矣。

  【演】不可思議者下。是先合解。心言路絕。謂從本以來。離言說相。離心緣相。一切法不可說。不可念。名為真如故。

  【疏】不可思者。所謂法無相想。思則亂生。經云。汝暫舉心。塵勞先起。是也。又法無相想。思亦徒勞。經云。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及。是也。故曰心欲緣而慮亡也。

  【演】不可思者下。是次分解。法無相想。謂有相可思。無相難思。汝暫舉心。塵勞先起。是思之有過也。思亦徒勞。是思之無功也。心欲緣而慮亡者。舉心欲緣。思慮先亡。以真如無相想。即心絕故。

  【疏】不可議者。所謂理圓言偏。言生理喪。經云。凡有言說。皆成戲論。是也。又理圓言偏。言不能盡。經云。一一身具無量口。一一口出無量音。如善天女。窮劫而說。終莫能盡。是也。故曰口欲談而詞喪也。又此經原名不可思議。故用此四字總贊前文。蓋是至理之極名也。

  【演】理圓者。理性圓融。不可分析。如一多交徹。大小互融。真妄交參。染凈不二等。言偏者。如言一則遺多。言大則失小。談真則違俗。說染則違凈等。所謂開口成雙橛。揚眉落二三也。是言之有過也。言不能盡。是言之無功也?谟劧~喪者。開口欲談。言謂先喪。以至理絕言。無容措口故。如善天女者。華嚴云。自在天王有天采女名曰善口。于其口中出一音聲。則與百千種樂而共相應等。

  至理極名者。如名真如。則可以不妄不變思議;蛎麍A覺。則可以滿足虛靈思議;蛎鹦。則可以離過絕非思議。皆非至理極名。今名不可思議。則至理之極名無以加也。

  【疏】末句結歸。言如是不可思議者。當是何物。惟自性乃爾。言性有二。兼無情分中。謂之法性。獨有情分中。謂之佛性。今云自性。且指佛性而言也。性而曰自。法爾如然。非作得故。是我自己。非屬他故。此之自性。蓋有多名。亦名本心。亦名本覺。亦名真知。亦名真識。亦名真如。種種無盡。統而言之。即當人靈知靈覺本具之一心也。今明不可思議者。惟此心耳。更無余物有此不思議體與心同也。

  【演】法性佛性者。智度論云。佛名曰覺。法名不覺。是乃以智為佛。以理為法。賢首據此。故云。無情無知覺。指其性為法性。有情有知覺。指其性為佛性。然二性雖分屬情與無情。法性亦可通有情。以眾生乃諸法中之一法故。故曰。兼無情分中謂之法性。佛性唯局有情。不通無情。以木石等無知覺故。故曰。獨有情分中謂之佛性。

  且指佛性而言者。自性實通二種。如華嚴云。若人欲識真空理。心內真如還遍外。情與無情同一體。處處皆同真法界。今云爾者。但以此經重一心念佛求愿往生。乃借彼佛境顯我自心故。且指有情佛性也。 性而曰自。自有二義。一自然之自。二自己之自。 法爾如然非作得者。妙性天然。不因修得。迷時無失。悟時無得。有物渾成。本自如如故。此自然之自也。是我自己非屬他者。以外道;蛴嬜匀;蛴嬕蚓;蛴嬏摽;蛴嬏炫c。不一而足。此皆迷己為物所轉。不知此性本非天降。不屬地生。亦非人與。乃當人自己不屬于他故。此自己之自也。對萬法曰本心。對始覺日本覺。無知之知謂真知。無識之識謂真識。無有虛妄。無有變異。名為真如。

  【疏】若就當經。初句即無量光。洞徹無礙故。二句即無量壽。常恒不變故。三四句即靈心絕待。光壽交融。一切功德皆無量故。五句總贊。即經云。如我稱贊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。末句結歸。言阿彌陀佛全體是當人自性也。

  【演】若就當經下。是解釋序文已竟。下復配屬諸經。今先就當經配光壽也。絕待交融者。光與壽似對待法。而其實舉光則融壽。舉壽則融光。原非二物。有何對待。一切功德。謂無漏性功德。無量者。具足圓滿不可思議也。而以此句。當非濁非清二句者。以但有清濁向背。即有對待不融通。便不是性功德。便非無量。今無清濁向背。是一切功德皆無量也。 全體是當人者。謂梵語阿彌陀。此云無量壽。無量光。而自性寂。即是無量壽。自性照。即是無量光。寂照不二。即是光壽交融。則阿彌陀佛。豈不即是當人自性。

  【疏】又初句明無不照。即用大。二句靜無不含。三四句迥絕二邊。即體大。五句總贊。所謂即三即即一。雙泯雙存。辭喪慮亡。不可思議。末句亦結歸自性也。

  【演】又初句明無下。配三大也。用大者。謂眾生心具有無邊妙用。論云。三者用大。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。今此靈明無所不照。即是能生一切世出世善因果也。相大者。謂眾生心具有如來智慧德相。論云。二者相大。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。今此湛寂無所不含。即是具足無量性功德也。體大者。謂眾生心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。論云。一者體大。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。今此靈心絕待。迥絕二邊。即是不增不減一味平等也。 即三即一。雙泯雙存者。體非相用。乃至用非體相即三也。而又離體無相用。離相無體用等即一也。一即三則一泯。三即一則三泯雙泯也。而又一即三則三存。三即一則一存雙存也。存時即泯。泯時即存。非泯非存。不可思議。

  【疏】又初句言照。即般若德。二句言寂。即解脫德。三四句言寂照不二。即法身德。五句總贊。末句結歸。例上可知。

  【演】又初句言照下配三德。智慧光明遍照法界名為般若。離一切染得大自在名為解脫。心體離念法界一相名為法身。是三種皆具常樂我凈四德。故皆云德。然有果上修成三德。因中性具三德。今指因中性具而言也。

  【疏】又以四法界會之。則清濁向背。是事法界。靈明湛寂。是理法界。靈明湛寂而不變隨緣。清濁向背而隨緣不變。是理事無礙法界。不可思議。是事事無礙法界。以此經分攝于圓。亦得少分事事無礙故。末言自性。亦是結屬四法界歸一心也。

  【演】又以四法界下配四法界。 法者。軌則也。界有性分二義。事法界界字是分義。以眾生色心等法。一一差別各有分劑故。理法界界字是性義。以眾生色心等法。雖有差別同一體性故。事理無礙法界者。理由事顯。事得理成。理事互融。性分交徹故。事事無礙法界者。一切分齊事法稱性融通。一多相即。大小互融。重重無盡故。 不可思議。配事事無礙者。以前三法界。同教一乘。猶可思議。后一唯華嚴別教一乘。不可思議也。 分攝于圓者;蛟。事事無礙。唯屬華嚴。今經何得有此。故曰。一代時教。唯華嚴為圓。圓為能攝一切。故諸經無不攝歸華嚴。今此經有少分事事無礙。故得分攝于圓也。

  然通序大意先明性者。一切法門全歸自性。千經所演無有余因。今此念佛往生。必先明自性彌陀為本。然后一心稱名求愿往生。必于寶剎速證無生。直入圣階度生亦廣。所謂先悟昆盧法界。后修普賢行門也。設使不明性體。罔意造修?v得往生。祗成末品。先明自性意在斯乎。

  二贊經二試經  初總贊。二別贊。

  初總贊

  澄濁而清。返背而向。越三祇于一念。齊諸圣于片言。至哉妙用。亦不可得而思議者。其惟佛說阿彌陀經歟。

  【演】澄濁二句。先敘工夫。三祇二句。次贊超勝。 澄濁而清者。以佛名號投于亂心。亂心不得不凈。如水清珠投于濁水。濁水不得不清也。返背而向者。一向流落他鄉。不思故國。今則回神寶剎將覲慈尊也。一念是智。片言是境。越僧祇謂智超勝。齊諸圣是境妙圓。僧祇者。無數劫也。

  問。三祇行滿。即坐道場成正覺。今念佛者?v得往生尚未得佛。何乃便越三祇耶。 答。今三祇是約信解。以三昧功成之人。雖功行未滿。而法身已明。三祇極果已解了故。亦可言超也。此約解言。不論功行。 又越僧祇是實語。不必但約解說。以三祇行滿。方得成佛。此是藏教果頭佛。今經是圓頓教。但得上生即登初地。而果頭佛上與圓教七信齊。豈不是越僧祇于一念。

  妙用有二。在如來說經。是利生之妙用。以四字遍引眾生出于苦海。豈非至妙。在眾生持名。是自利之妙用。以四字直使初心登乎智地。又豈非至妙。

  【疏】上言靈明湛寂之體。本無清濁向背。畢竟平等。惟是一心。今謂約生滅門。以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。不覺心起而有其念。則無明所覆。失本流末。渾亂真體。故名曰濁。

  【演】畢竟平等者。論云。一切諸法。從本以來離諸名相。畢竟平等。唯是一心。今寂照之體。無有清濁向背。正是等同一味。唯一真如。故云畢竟平等。唯是一心也。

  約生滅門者。上明性一科。是約真如門說。今贊經。是約生滅門說也。論云。依一心法有二種門。一者心真如門。二者心生滅門。心真如者。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。心生滅者。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。所謂不生不滅。與生滅和合。非一非異。名為阿黎耶識云云。此即生滅門也。

  以不如實知。不覺有其念者。論云。阿黎耶識有二種義。一者覺義。二者不覺義。所言覺義者。謂心體離念。即是如來平等法身。所言不覺義者。謂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。不覺心起而有其念。今釋不知真如法一。謂不了如理一味也。得見心性。心即常住。名如實知。即此不知。即是根本無明。心起有念。即是業相。論云。依不覺故。心動說名為業也。然此雖動念而極微細。緣起一相能所不分。即當黎耶自體分也。

  無明所覆。失本流末者。無明。即根本無明。即不如實如也。覆。謂覆蓋真性。本即真性。末謂三細六粗。既失本自流末。 渾亂真體者。如楞嚴云。譬如清水。清潔本然。有諸世人。取彼土塵。投于清水。水亡清潔。容貌汨然。名之曰濁。

  【疏】如澄泥沙。復使凈潔。斯之謂清。即指轉五濁而成清泰也。

  【演】復使凈潔者。楞嚴云。如澄濁水。貯于凈器。靜深不動。沙土自沈。清水現前。名為初伏客塵煩惱。去泥純水。名為永斷根本無明。

  【疏】無明所引。棄覺逐塵。違遠真體。故名曰背。

  【演】無明所引等。此無明。亦即根本無明。覺即本覺。塵即三細六粗。由無明生業相。乃至造業受報。是漸遠真如之覺。隨逐境界之塵。如窮子舍父逃逝。故名曰背。

  【疏】返其去路。復使歸還。斯之謂向。即指背娑婆而向極樂也。

  【演】返其去路者。謂不須別尋歸路。即就路還家。便得返身見父。先破執取計名?掌淙藞。次破相續智相。蕩其法執。次破三細賴耶。歸于覺體。斯之謂向也。

  【疏】然此且就眾生一期從迷得悟而言。似有澄之返之之跡。而于自性。實無得失。亦無增損。是故時濁時清。水非易性。忽背忽向。人無二身。所謂修證即不無。污染即不得也。

  【演】修證即不無者。南岳讓禪師參六祖。祖問甚處來。讓云嵩山。祖云。恁么物。恁么來。讓云。說似一物即不中。祖云。還假修證否。云。修證即不無。染污即不得。今謂且就眾生一期修證。似有澄返之跡。修證即不無也。而于自性實無得失增損。染污即不得也。

  【疏】三祇者。三阿僧祇劫也。僧祇解見后文。言三者。以釋迦成道。從古釋迦至尸棄。歷七萬五千佛。從尸棄至燃燈。歷七萬六千佛。從燃燈至毗婆尸。歷七萬七千佛。云三祇也。備經多劫。遠之又遠。而今不越一念。疾超生死。一念者。即能念阿彌陀佛之一念也。諸圣者。佛及菩薩也。自凡望圣。隔之又隔。而今不出片言。直登不退。

  【演】不退有四。以未斷煩惱。生同居土。為愿不退。破見思。生方便土。為行不退。破塵沙。分破無明。生實報土。為智不退。破三惑盡。生寂光土。為位不退。則不退名同。而淺深自別。

  【疏】片言者。即所念阿彌陀佛之片言也。至哉二句。贊辭。至。極也。至極而無以加也。妙者。即上四句總明妙義。用者。力用也。

  【演】力用力字。內含三義。一者本性功德力。二者行人念力。三者彌陀愿力。本性如舟船。念力如櫓棹。愿力如順風。三力周圓。必登彼岸故。

  【疏】夫垢心難凈;烊酎S河。妄想難收。逸如奔馬。歷恒沙無數量之劫。輪轉未休。攻三藏十二部之文。覺路彌遠。而能使濁者清。背者向。一念頓超。片言即證。力用之妙。何可思議。用從體相而出。故止言妙用也。末句結歸。言如是妙用當是何經。惟佛說阿彌陀經。足以當之。

  【演】三藏。謂經律論。又佛藏。菩薩藏。聲聞藏。十二部謂修多羅。重頌。授記。孤起。無問自說。因緣。譬喻。本事。本生。方廣。未曾有。論議。

  用從體相而出者。佛證平等真如恒沙性德。然后流出報化之用演說此經。是如來之用。固從體相而出。今眾生依經念佛。頓超即證。亦以本有真如。本具性德。方有如是力用。故云從體相而出也。

  【疏】或問。小乘且置。只如諸大乘經。廣如山積。云何妙用偏贊此經。答。修多羅中雖具有此義。未有如此經之明且簡者。故夫稱性而談。正直而說。非不圓頓。而澄濁返背。方便未彰。其余法門;蚝撇┒y持;蛴纳疃璐。今但片言名號。便入一心。既得往生。直至成佛 。即方便而成圓頓。神功勝力。不歸此經。將誰歸乎。

  【演】稱性而談指華嚴。正直而說指法華。方便未彰者。以華嚴唯談性海圓融。緣起無礙。相即相入。帝網重重。六相十玄四種法界等。二乘賢圣。尚如聾啞。末法下凡。豈能修證。故方便未彰。法華正直舍方便。但說無上道。開方便門。示真實相。開權顯實。會三歸一。皆不明示進修方便。故亦方便未彰。浩博難持。如廣修萬行等。幽深罔措。如直梧一心等。即方便成圓頓者。稱彼名號方便法也。上品上生即登初地。豈非圓頓。為通玄秘訣。換骨神丹。如后文所贊。

  【疏】又前是性德。今是修德。前是自性清凈。今是離垢清凈。乃至性凈障盡等;ト诓欢。如教中說。

  【演】又前是下。是總結兩節。性德。修德。出天臺教。自性清凈。離垢清凈。出起信論。性凈障盡。出圓覺經;ト谝痪?傢斏先N;ト诓欢。謂全性起修。全修即性。性外無修。修外無性也。又舊云。性凈障盡;ト诓欢。以全性起修時。破全性之無明。斷全性之生死。終日本體。終日工夫。性凈即障盡也。以全修即性時。雖破無明。破無所破。雖斷生死。斷無所斷。終日工夫。終日本體。障盡即性凈也。

  二別贊四 初先說經所以。二統論凈土功德。三特示持名為要。四廣顯持名所被。

  初先出說經所以

  故我世尊。乍說三乘。終歸一實。等頒珍賜。更錫殊恩。

  【演】故我世尊乍說三乘者。故字。承上妙用來。我者。親之之辭。乍說三乘。指華嚴之后。法華以前。四十年所說之法。

  終歸一實者。指法華經。此經蕩化城之執教。解草庵之滯情。開方便之權門。示真實之妙理故。

  等頒珍賜者。如諸子出宅。等賜大車。其車高廣。眾寶莊校等。

  更錫殊恩者。殊恩言異常之恩。因上有如是至妙之用。故于一代時教中復出此經也。

  【疏】承上。此經具有如是不可思議功德。故佛說此經。良有以也。乍者暫也。暫時之說。非究竟也。

  【演】非究竟者。隨宜之權。非出世本懷也。如經云。我此九部法。隨順眾生說。入大乘為本。以故說是經。是也。

  【疏】三乘者。乘本無三。榷說有三。謂聲聞緣覺菩薩也。

  【演】乘本無三者。如經云。十方佛土中。唯有一乘法。無二亦無三。 權說有三者。如經云。除佛方便說。但以假名字。引導于眾生。

  【疏】終者對乍而言。實者對權而言。言世尊始成正覺。演大華嚴。大教難投。隨眾生根。說三乘法。后乃會權歸覺實。悉與大車。故曰等頒珍賜。此如來一代時教之大致也。

  【演】始成正覺演大華嚴者。謂如來于菩提場成等正覺。與四十二位法身大士。及宿世善根成熟天龍八部等。如云籠月。為說圓滿修多羅。菩薩萬行因華。莊嚴一乘果海。大教難投者。如文殊。普賢。諸大菩薩。各各領解得益。其上德聲聞。積行菩薩。如聾如盲。杜視絕聽。于是如來脫舍那珍御之服。著丈六弊垢之衣。退歸鹿苑。說四諦。十二因緣。六波羅密之三乘權法。 后乃會權歸實者。阿含之后。復經方等彈呵。般若淘汰。四十年余。至法華會上。方能會歸一乘也。權即三。實即一。大車。謂大白牛車。即大乘妙法也。

  【疏】而于其中。復出念佛一門。不論大根小根。但念佛者。即得往生。亦不待根熱。方乃會之歸實。

  【演】不論大根小根三句。對上始成正覺。演大華嚴說。謂華嚴純接上根。下根絕分。今則上自不退菩薩。下及悠悠凡夫。三根普利故。

  亦不待根熟四句。對上大教難投五句說。謂法華待根成熟。方乃會歸。今則不俟彈呵。無煩淘汰。即得西歸故。

  【疏】但往生者。即得不退。喻如不次之擢。蔭序之官。恩出非常。名殊恩也。

  【演】不次之擢者。言此土修行。漸漸斷惑。方出生死。如授官者。必循資格次第升授。今念佛法門。不必漸漸斷惑。但得往生即超生死。喻如不循次第。頓授高官也。蔭序之官者。言此土修行。功圓行滿。方成圣果。如得官者。必明經中式;蚝柜R成功。今念佛法門。不必功行圓滿。仗佛愿力。疾登彼岸。喻如祖宗遺蔭,F膺爵祿也。

  【疏】又殊恩復含二義。一者念佛是恩中之殊。二者持名念佛。又殊恩中之殊也。

  【演】念佛恩中之殊者。念佛之比其余法門。固為殊恩。而念佛一門。復有多種。如觀像。觀想。實相等。而觀像。則像去還無。因成間斷。觀想。則心粗境細。妙觀難成。實相。則上智乃克承當。中下未能領荷。唯此持名。至簡至易。普攝諸根。鶴沖鵬畢。驥驟龍飛。殊恩中之殊恩也。

  二統論凈土功德

  指四十八之愿門。開一十六之觀法。愿愿歸乎普度。觀觀宗乎妙心。

  【演】指四十八愿門者。法藏比丘。于世自在王佛所。發四十八愿。佛乃一一拈出。指示眾生。故曰指。四十八者。如國中無三惡道愿。乃至最后即得諸忍究竟愿。愿曰門者。門門不同。此非彼故。

  開一十六觀法者。因韋提啟請。乃為宣說。今日始創。故曰開。一十六者。始自落日懸鼓觀。終至三輩往生觀。觀日法者。各有法則修不一故。

  歸乎普度者。如四教四弘。各有四種。今則純是眾生無邊誓愿度也。普謂豎窮橫遍。歸者。謂雖有四十八種不同。而要其所歸。則無非普度也。

  宗乎妙心者。宗猶主也。謂雖有一十六種不同。而究其所主。則無非妙心也。妙心者。謂十六觀中。若依若正。皆以法界心。觀法界境。生于法界依正色心也。

  【疏】上贊凈土法門之勝。今于凈土。先出余經。然后較量此經更為殊勝。愿門。觀法。具在二經。言從初愿以至愿終。無非盡攝眾生同生凈土。自初觀以至觀末。悉是空假中道圓極一心。繇此一心。出生大愿而成正覺。即以本愿還度眾生。而歸一心凈土法門。二經大較。意蓋如此。

  【演】悉是空假中道圓極一心者。觀法有二。有事有理。事觀者。且如日觀。行人面西正坐。觀日欲落。狀如懸鼓。閉目開目。日相現前。名為事觀。理觀者又二。有次第。一心。次第三觀者。先觀此日。由想所成。全體性空。無有自性為空觀。復有觀想因緣。成此日相。則不壞假相為假觀。以此二觀為方便。次觀假處全空?仗幦。非空非假為中觀。是乃先空次假后中。為次第三觀也。一心三觀者。所觀之境。即真即俗即中。能觀之觀。即空即假即中。以一心三觀。觀三諦一境。而境外無觀。觀外無境。境觀雙忘。唯一妙心。此即以具日之心。觀于即心之日。令本性日。顯現其前。為一心圓妙之觀法也。

  三特示持名為要二 初較論要約。二究明利益

  初較論要約

  又以愿門廣大。貴在知先。觀法深玄。尤應守約。知先則務生彼國。守約則惟事持名。舉其名兮。兼眾德而俱備。專乎持也。統百行以無遺。

  【演】廣以廣多廣博為義。廣多者。如來性中本有妙用。潛興密應。無有窮盡。廣博者。此無盡愿。一一同于覺性。無有分限。大以豎窮橫遍為義。豎窮者。此愿盡未來際無有休息。橫遍者。此愿充滿十方無有邊際。 先有始義。即行遠自邇之意。又先有急義。即先務之為急意。 貴在知先者。由彌陀悟入法性。從性起愿。性無盡。故愿亦無盡。故知欲入彌陀愿海。必先悟徹自心。不悟廣大之心。不入廣大愿海故。

  深謂觀深妙。玄謂理幽玄。經中觀法。乃以法界心。觀法界境。生于法界依正色心。豈非深妙。經中依正。但應色一相?烧杖。依報一塵。即寂光土。豈不幽玄。 約者。簡約也。唯此四字。更無別法。何等簡易。又約者。要約也。念佛功成。無事不辦。何等要約。尤應守約者。以十六妙觀。乃全性成修。全修成性。悟心上士。乃克行持。初學行人。無由湊泊故。

  舉名兼眾德者。由名召體。體外無名。體具眾德。則名亦兼眾德。故一稱名。即稱佛眾德也。 專持統百行者。以一心持名。萬緣自舍。即布施行。一心持名。三業自凈。即持戒行等。

  【疏】即前大本觀經。較而論之。知持名尤為要約也。廣大者。以四十八愿。并包幽顯。統括圣凡。廣大恢宏。茫無畔岸。入之必有繇漸。故貴知先。傳曰。知所先后。則近道矣。

  【演】幽顯圣凡者。幽指三途。顯指人天。圣指三乘。凡指六道。茫無畔岸者。以心無盡。故愿無盡也。

  【疏】深玄者。以門分十六。事匪一端。而復妙觀精微。初心靡及。操之必得其要。故應守約。軻氏曰。守約而施博者。善道也。

  【演】初心靡及者。妙宗鈔云。觀雖深妙。本被初心。若能進功。何憂不就。而大師如此說者。蓋有二義。一者。以今正建立持名法門故。二者。初心亦甚不同。有具足圓解之初心。乃至有茫然未識之初心故。 守約謂修身。施博謂天下平。

  【疏】云何知先。繇生彼國。近事如來。如是大愿。庶可希冀。但得見彌陀。何愁不開悟。故以求愿往生為先務之急也。

  【演】但得見彌陀者。永明四科簡云。無禪無凈土。鐵床并鐵磨。萬劫與千生。沒個人依怙。有禪有凈土。猶如帶角虎,F世為人師。將來作佛祖。有禪無凈土。十人九錯路。陰境若現前。瞥爾隨他去。無禪有凈土。萬修萬人去。但得見彌陀。何愁不開悟。 先務之急者。孟子云。知者。無不知也。當務之為急。堯舜之知。而不遍物。急先務也。

  【疏】云何守約。良以觀雖十六。言佛便周。佛雖至極。惟心即是。今聞佛名。一心執持?芍^至簡至易。功不繁施。而萬法惟心。心清凈故。何事不辦。剎那運想。依正宛然。舉念欲生。便登彼國。是則難成之觀。不習而成。故以持名念佛。所守尤為要約也。天如謂大圣悲憐。直勸專持名號是也。

  【演】觀雖十六。言佛便周者。十六觀經。題曰觀無量壽佛經者。以十六觀法。不出依正主伴。佛是正報。舉正足以攝依。日。地。行樹。寶池等。無不攝故。佛是化主。舉主足以攝伴。觀音。勢至。乃至九品往生。無不攝故。 佛雖至極。唯心即是者。佛雖萬德果人。實不離當人現今一念。以心外覓佛。即邪魔故。 至簡至易者。一心執持。至簡而不繁。至易而不難。此守約也。 萬法唯心者。古云。三界唯心。萬法唯識。又云。應觀法界性。一切唯心造。心清凈故。何事不辦者。既得其本。不愁其末也。下文六句。正釋此句之義。 運想宛然者。謂三昧既成。想行樹則行樹明。想寶池則寶池現。想菩薩則菩薩在前。想如來則如來宛爾。以三昧心中隨心現相故。 舉念便登者。解脫長者言。我欲見阿彌陀佛。隨意即見。是也。此施博也。

  大圣悲憐者。天如云。觀法理微。眾生心雜。雜心修觀觀想難成。大圣悲憐。直勸專持名號。

  【疏】舉名者。佛有無量德。今但四字名號。足以該之。以彌陀即是全體一心。心包眾德。常樂我凈。本覺始覺。真如佛性。菩提涅槃。百千萬名。皆此一名攝無不盡。

  【演】彌陀即是全體一心有二義。一者。阿彌陀佛即是全體一心。以佛復本源究竟覺體。故起信云。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。無所不遍。法界一相。即是如來平等法身。夫法界一相。是離念之心體也。而即是如來。則如來豈不是全體一心。二者。阿彌陀佛四字。即是全體一心。此四字在我心中。明明歷歷。迥然獨照。四字之外無我心。我心之外無四字。豈不即是全體一心。又復真念佛者。唯色唯心。唯觀唯境。一名一字。無非實相。豈不即是全體一心。

  心包眾德者。以真如體中。具足無漏性功德故。 此心不為三際遷流曰常。不為二死逼迫曰樂。具八自在我曰我。離五住污染曰凈。本來妙明曰本覺。方始出纏曰始覺。不妄不變曰真如。離過絕非曰佛性。諸佛所得之智曰菩提。諸佛所證之理曰涅槃。

  【疏】專持者。眾生學佛。亦有無量行法。今但持名一法。足以該之。以持名即是持此一心。心該百行。四諦六度。乃至八萬四千恒沙微塵一切行門。攝無不盡。故名守約。

  【演】四諦者?嗉瘻绲酪?酁楸破认。集為招感相。此世間因果也。道為可修相。滅為可證相。此出世間因果也。此四諦通大小乘,有生滅。無生。無量。無作。。四教不同。然四諦是境非行。今云行者。舉所觀之境。顯能觀之行也。

  二究明利益三 初因成。二果證。三總結

  初因成

  從茲兩萬慮咸休。究極乎一心不亂。

  【演】萬慮咸休。是妄心初息。一心不亂。是正念成就。從茲承專持來。究極根咸休來。

  【疏】不念佛前。念念塵勞。所謂一剎那間。九百生滅。生住異滅。分劑頭數。無量無邊。天眼莫覷。名萬慮也。

  【演】念念塵勞者。塵者不凈。勞者不逸。聚緣內搖。趨外奔逸。是其相也。 剎那中有九百生滅者。剎那。時極速也。經云。眾生一念。有九十剎那。一剎那中。有九百生滅, 生住異滅者。有為四相也。生表此法先非有。滅表此法后是無。異表此法非凝然。住表此法暫有用。 分齊頭數者。此非彼曰分齊。各有緒曰頭數。

  【疏】此萬慮者。甲滅則乙生。俄去則倏返。百計除之。終莫能得。今以持名之力。正念才舉。雜想自除。喻如師子出窟。百獸潛蹤。杲日照霜。千林失白。名咸休也。

  【演】甲滅乙生者。約彼此說。如貪滅嗔生等。俄去倏返者。約一法說。如才滅復現也。獅子果日喻正念。百獸與霜喻萬慮。 出窟潛蹤者。獅子出窟時。四足踞地。振尾出聲。水性之屬。潛沒深淵。陸行之類。藏竄孔穴。飛者墮落。諸大香象。奔走失糞。

  名咸休也。以上是正釋。

  【疏】故永明謂有人數息。覺觀不休。念佛稱名。即破覺觀。此其驗也。休之又休。窮其源本。故云究極。至于一心不亂。是為成就念佛三昧。

  【演】故永明以下是引證。

  數息者。數息觀也。數出入息。從一至十。對治散亂法也。此法通世間出世間禪。如根本禪。多由數息而入。而六妙門。亦先以數息為首。請觀音亦必以數息為助也。初心在緣曰覺。細心觀察曰觀。正是此人數息工夫。但渠工夫既成。更欲增進覺。覺觀不休。亦即是病。遂借稱名為轉治也。但字字分明。亦是覺。句句接續。亦是觀。云何即破覺觀。蓋是以毒攻毒。用兵止兵。毒盡兵消。身心安樂耳。又或此人徑就理持。研究之極。頓入無心三昧。亦不可知。此正是一個咸休樣子。故取之以為驗也。

  休之又休。即所謂精進更精進。放下又放下也。 源本。是萬慮之源頭根本。近言之。即是融通妄想。以為其本。窮謂浮想消除。于覺明心。如去塵垢。此即是

  事一心也。遠言之。則是罔象虛無。顛倒妄想。以為其本。窮謂倏然隳裂。圓明精心。于中發化。此即是理一心也。事理一心。皆為成就念佛三昧。三昧者梵語。此云正定。亦云正受。離邪名正。離散名定。以一心不亂。不同凡夫之不定。外道之邪定也。不受諸受。名為正受。以一心不亂。無一法當情。名正受也。

  二果證

  乃知匪離跬步。寶池涌四色之華。不出戶庭。金地繞七重之樹。處處彌陀說法。時時蓮蕊化生。珍禽與庶鳥偕音。瓊院共茆堂并彩。

  【演】乃知下。是明理一心境界。匪離四句。正說唯心凈土也。處處兩句。言觸處洞然

  。珍禽兩句。言一味平等(細玩注中自見)。

  跬步涌華者。謂心華燦發。左右逢源。清凈光明之體。當處出生也。又心包法界。既妙悟一心。即萬億剎外之蓮花。亦不離寸步也。

  戶庭繞樹者。謂覺林增長。道樹滋榮。長養眾善之體。隨處發現也。又法界唯心。既妙悟一心。即萬億剎外之行樹。亦不出戶庭也。

  彌陀說法者。鵲噪鴉鳴。盡是深談般若。溪光山色。無非全露遮那也。處處者。即古人所謂。熾然說無間歇也。

  蓮花化生者。從悟而迷。是為胎藏受生。從迷而悟。是為蓮花化生也。時時者。即經中所謂。常在于其中。經行及坐臥也。

  禽鳥指有情。堂院指無情。舉此二種。見情與無情。同成正覺也。偕音并彩。正是法平等。無有高下處。

  【疏】既得一心不亂。始知蓮華行樹。種種莊嚴。并非心外。何必耳聽金言。方是彌陀說法。娑婆印壞。始名凈土文成者哉。然則珍禽庶鳥。瓊院茆堂。何劣何優。何凈何穢。故曰西方在目前也。

  【演】既得四句明。即此一心。即是凈土。何必四句明。不必往生。方成凈土。然則四句顯唯心境界。無差別相。等同一味也。故曰句總結。

  印壞文成者。涅槃二十七云。譬如蠟印印泥。印與泥合。印滅文成。以喻凡夫現在陰滅。中有陰生。今借此文。以喻往生行人。此土陰滅。彼國陰生。須知垂終自見坐金蓮身。已是彼國生陰故也。成論明極善極惡。俱不經中陰。如鉆矛離手也。

  三總結

  蓋繇念空真念。生入無生。念佛即是念心。生彼不離生此。心佛眾生一體。中流兩岸不居。故謂自性彌陀。唯心凈土。

  【演】念空真念者。念即念佛之念。真念即真如體。念到極處。和念脫落。頓離念相。謂之念空。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。法界一相。即是平等法身。故云真念。

  生入無生者。生即生死之生。無生即無生忍。生本無體。以念為體。起信云。一切諸法。唯依妄念而得住持。今既念空。所謂皮既不存。毛將安附。自然觸髏粉碎。五陰消亡。從有生悟入無生矣。又生即念佛之心。無生謂無生之理。雖念性元生滅。既由有念得入無念。是從生滅頓入無生矣。

  念佛念心者。既到真念田地。則其念佛已無能所。能念心外。無有佛為我所念。所念佛外。無有心能念于佛。智外無如。如外無智。如智不二。名念佛即是念心也。

  生彼生此者。既到無生田地。則其凈土已無彼此。游神億剎。實生乎自己心中。孕質九蓮。匪逃乎剎那際內。彼即是此。此即是彼。彼此無分。云生彼不離生此也。

  心佛眾生一體者。佛者果德之稱。眾生穢惡之號。心者靈明之體。念佛未至一心。心不是佛。佛不是生。判然不一。今既念佛即是念心。則反本還源。不見生佛假名。惟一妙明。周遍法界。以即佛之生。念即心之佛。無二相也。

  中流兩岸不居者?嘤蚴谴税。樂邦是彼岸。非苦非樂是中流。念佛未至一心。中流兩岸。截然不同。今既生彼不離生此。則不見彼岸。不見此岸。并不見非彼非此之中流矣。古云。海藏多羅一葉舟。不居兩岸不中流。一篙撐出虛空外。惹得春風笑點頭。是也。

  【疏】承上殊因妙果。正繇念佛至于一心。則念極而空。無念之念。謂之真念。又念體本空。念實無念。名真念也。

  【演】念極而空。約修邊說。念體本空。約性邊說。無念之念。是終日無念。終日念佛也。念實無念。是終日念佛。終日無念也。又此二義。亦乃相須。由念極而空。方知念體本空。工夫不到。不悟本體也。又由念體本空。方得念極而空。本體不空?v念不空也。

  【疏】生無生者。達生體不可得。則生而不生。不生而生。是名以念佛心入無生忍。如后教起中辯。故知終日念佛。終日念心。熾然往生。寂然無往矣。

  【演】達生體不可得者。由心空故。大地平沉。虛空粉碎。推求五陰色心。了不可得也。不生而生者。如以不生為不生。非真不生也。生即不生。是真不生。故永嘉謂。誰無念。誰無生。若實無生無不生等。

  又生即念念生滅。此生滅妄心。本自虛妄。無有實體。故云體不可得。達者悟心之本空也。既悟心空。則終日念佛。終日無念。生而不生也。終日無念。終日念佛。不生而生也。生而不生。則生元不可得。不生而生。則不生亦不可得。是真無生也。故云以念佛心。入無生忍。

  【疏】心佛眾生者。經云。心佛及眾生。是三無差別。蓋心即是佛。佛即是生。諸佛心內眾生。念眾生心中諸佛也。故云一體。

  【演】三無差別者。謂迷此法有眾生名。悟此法有諸佛名。此法諸法中實有心名。然而迷悟本空。中邊不立。諸佛眾生及心。皆假名也。假名無實。全體即真。故三法相即。無有差別。

  【疏】中流兩岸者。娑婆喻此。極樂喻彼。始焉厭苦欣樂。既焉苦樂雙亡。終焉亦不住于非苦非樂。所謂二邊不著。中道不安也。

  【演】二邊謂有無。中道謂非有非無。亦有亦無。不著不安。正是離四句處。

  【疏】自性彌陀。唯心凈土。意蓋如是。是則禪宗凈土。殊途同歸。以不離自心。即是佛故。即是禪故。彼執禪而謗凈土。是謗自本心也。是謗佛也。是自謗其禪也。亦弗思而已矣。

  【演】自心是佛是禪者。自心覺照即是佛。自心靜慮即是禪。 謗自本心者。以凈土乃自心之凈土故。是謗佛者。以不離自心即是佛故。是自謗其禪者。以不離自心即是禪故。

  四廣顯持名所被

  此則理之一心。全歸上智。亦復通乎事相。曲為鈍根。

  【演】此則理之一心者。以一心念佛有事有理。上文所指乃理一心也。 全歸上智者。以理一心。無方所。無形相。不可湊泊。無容擬議。非宿具般若靈根。單刀直入者。鮮能悟入。

  通乎事相者。不悟自性彌陀。唯心凈土。但以妄念念佛。離此生彼。是則生佛宛然。凈穢歷然。以我之生。求彼之佛。厭此五濁。欣彼樂邦。與彼理性。全無交涉。此則鈍根所行也。

  【疏】理事一心。詳見后文。今謂自性唯心。正指經中理一心不亂言耳。上智乃克承當。鈍根未能領荷。故此一心。不專主理。而亦通事。以事一心。人皆可行。所謂夫婦之愚不肖。而與知與能者也。如天普蓋。似地普擎。大造之中。無棄物故。

  三感時三  初總嘆。二別嘆。三結嘆

  初總嘆

  奈何守愚之輩。著事而理無聞。小慧之流。執理而事遂廢。著事而迷理。類蒙童讀古圣之書。執理而遺事。比貧士獲豪家之券。

  【演】守愚之輩者。愚亦不能障道。故云人一能之己百之等。而過在守字。乃高推圣境。畫地自限之輩。小慧之流者。學般若菩薩。須求大智慧。小慧者狂慧也。偏慧也。非真慧也。又此二人之病。在執著兩字。故經云。眾生處處著。引之令得出。

  【疏】上言佛慈雙被智愚。今言眾生不體佛意。有善教。無善學。故可嘆也。守愚者。愚而甘愚。小慧者;鄱换。良以事依理起。理得事彰。事理交資。不可偏廢。著此執彼。厥弊等耳。

  【演】事依理起者。事不自事。因理而事。因自性彌陀。故勸人念彌陀。因唯心凈土。

  故勸人生凈土。 理得事彰者。理不自彰。由事乃彰。因念彌陀。方顯自性彌陀。因求凈土。乃悟唯心凈土。由是心是佛。方乃是心作佛。因是心作佛。方顯自心是佛故。

  【疏】蒙童喻全愚;柚晌撮_。僅能讀文。了不解義。所謂終日念佛。不知佛念者也。貧士喻小慧。昔有窘人。路獲遺券。見其所載田園宮室。金帛米粟。種種數目。大喜過望。自云巨富。不知數他人寶。于己何涉。所謂雖知即佛即心。判然心不是佛者也。

  【演】數他寶者。華嚴云。如人數他寶。自無半錢分等。 判然心不是佛者。是口口談空。步步行有。吃得肉已飽。來尋僧說禪者。

  【疏】是故約理則無可念。約事則無可念中吾固念之。以念即無念故。理事雙修。即本智而求佛智。夫然后謂之大智也。

  【演】是故下伸正意。約理無可念者。以實相理中絕思絕議。舉心即錯。動念即乖故。念即無念者。以即事即理。即念無念。舍念而求無念。是猶撥波求水。滅器求金。是斷滅見;磉_空。非無念本體也。

  即本智求佛智者。本智即本有之智。不因修得。不由學成。本自具足者。所謂本覺是也。佛智由斷惑而顯。修證而成。出纏方得者。即所謂始覺是也。本智約理具。佛智約事造也。

  二別嘆

  然著事而念能相繼。不虛入品之功。執理而心實未明。反受落空之禍。

  【演】相繼。謂一字一字分明。一句一句接續。不虛入品者。謂但能念念接續。無有間斷。則已能伏妄。得少分凈?沙赡┢。又或此人夙有靈根。即于此時頓明諦理。隨其淺深;蛑谢蛏。俱不可知。故曰不虛。

  明謂于自本心忽然契合。即所謂一發一切發也。 反受禍者。謂若是修行人。則墮邪外。若凡夫外道。則福盡受輪。若口口談空。步步行有者。則徑墮三途。無有休息。故云受禍。

  【疏】上文雙揭二病。今于二病。別舉其尤。謂著事而信心不切。固無足論。假使專持名號。念念相繼。無有間斷。雖或不明諦理。已能成就凈身。品位縱卑。往生必矣。所謂士人作榜尾登科亦不惡。但恐榜上無名耳。安得以守愚病之。

  【演】著事而信不切者。如今世人?谀顝浲。心馳五欲?照剝敉。系念娑婆也。成就凈身者。謂三業毫無污染。即所謂純清絕點。一條白練也。永明云。求凈土者?v饒未明道眼。也須成就凈身。

  【疏】乃至執理而心實了明。亦不必論。假使騁馳狂慧。耽著頑虛。于自本心。曾未開悟。而輕談凈土。蔑視往生。為害非細。所謂豁達空。撥因果。莽莽蕩蕩招殃禍者也。

  【演】心實了明。約三智一心中得。已登初地。入無生忍。于自本心有大開悟者。 不正之謂狂?窕壅。雖有智慧。非真慧也。有從學問得者。有從工夫得者:有從邪師得者。種種不同。馳騁者。大率謂十方諸佛一口吞盡。何處更覓彌陀。十方世界徹底掀翻。何方別求凈土。再說念佛求生。早是缽盂安柄。頭上加頭也。

  不明之謂頑。頑虛者。雖著空理。非真空也。如癡人口口談空。凡夫四無色定。外道無想。以及非非想陰境空魔。乃至圓虛無心。種種不一。耽著者。大率堅守執著。一向入空。各各自謂成無上道也。 輕談。謂形于口。蔑視。謂存于心。

  【疏】問。何故不咎鈍人。反抑利者。

  【演】不咎鈍人。反抑利者。謂著事鈍根。不知理性。應當呵責。開其慧性。破其愚蒙。使由事入理可也。何乃舍彼愚夫。反抑利者。蓋以鈍人自知不如。斤斤自守。無驕無恃。無過無非。利者不然。故抑之也。

  【疏】答。利者恃才高舉。常謂遠勝鈍人。今為此說。使知畫虎弗就。反落一籌。冀彼知非;匦哪罘。非曰抑之。實惜之耳。

  【演】畫虎弗就者。馬援戒子云。龍伯高敦厚周慎。杜季良豪俠好義。效伯高不得猶為謹敕之士。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者也。效季良不得陷為天下輕薄子。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狗者也。

  三結嘆

  遂使垂手徒勤。倚門空望。上孤佛化。下負己靈。今生以及多生。一誤而成百誤。甘心苦趣。束手死門。無救無歸?杀赏。

  【演】遂使垂手徒勤者。彌陀慈父。終日垂金色臂。接引念佛眾生。眾生不肯念佛。是垂手徒勤。彌陀終日望眾生求生凈土。如慈母倚門望子。眾生不肯念佛。是倚門空望。若約理觀者。手表提攜之悲。目表照了之智。同體之悲。不離眾生。為垂手深淵。自然之智。遍在六趣。為倚門望子。徒勤空望。是真如內熏無明。而無明全不顧真如也。

  今生多生。一誤百誤者。今生遇此殊勝法門。如久客他鄉。乍聞家信。應當勇猛精進。求愿往生。而乃悠悠揚揚。漠然不顧。豈非大誤。又不唯今生之誤。今生以及多生。一誤而成百誤也。古云。狹路相逢如不薦。這回要見定還難。是也。

  【疏】垂手者。古云。嫂溺援之以手。倚門者。王孫賈母云。汝朝出而不還。則吾倚門而望。今謂眾生沒于苦趣。佛援之如垂手深淵。眾生背覺合塵。佛念之如倚門望子。援之雖殷。念之雖切。深沉不起。遠逝無還。是孤佛化也。下負者。凡厥有心。定當作佛。故佛教持名。欲人念我自心。成我自佛。而漠然不信。寧不負己靈乎。

  【演】凡厥有心。定當作佛者。圭峰云。頃以道非常道。諸行無常。今知心是佛心。定當作佛。故佛教持名。非教念他佛也。乃念我自心。非教成彼佛也。乃成我自佛耳。

  【疏】今生多生者。生生墮落。無有窮已也。一誤百誤者。此生蹉過。多劫難逢也。入苦趣。似蠅蛆飪于廁中。赴死門。類牛羊就乎屠肆。莫為救拔。無可歸憑。豈不哀哉。

  四述意三 初槐己不德。二明己所尚。三原己釋經

  初愧己不德

  袾宏。末法下凡。窮陬晚學。罔通玄理。素鄙空談。畫餅何益饑腸。燕石難誣賈目。

  【演】末法對正像言。正者。證也。以現量智。證實相理。初一千年。有教行理果。故曰正也。像者。似也。以比量智。依稀見道。仿佛不真。第二千年。有教行理。而無果證。故曰像也。末法則空騰似量。唯尚斗爭。徒有教理而無行果。故曰末也。四教各有內外凡。若乃未通四教。博地凡愚。名下凡也。

  橄者。偏隅也。窮。極也。此方在閻浮之極東。故名震旦國。 大師一生自居學地。不敢以先輩自處。故稱晚學。

  罔通玄理。謂未能實契妙心?照。即依通禪客。文字學人。聽其言也。超賢圣之前;湫幸。落凡庸之后。素鄙。謂平素自鄙。

  【疏】上明念佛獲如是益。不念佛招如是損。故述己意。惟崇念佛。今初先以鈍根自量也。

  【演】自量二字極佳。圣之所以成圣。賢之所以益賢也。

  【疏】末法。則生之不時。

  【演】生之不時者。不生正像。去圣時遙也。

  【疏】下凡。則報之不勝。

  【演】報之不勝者。非圣賢應跡。是業系凡夫也。

  【疏】窮陬。則見之不廣。

  【演】見之不廣者。不生中華佛國。親炙多賢廣其聞見也。

  【疏】晚學。則智之不深。事且未能。況復知理。明所言不足取信于人也。

  【演】智之不深者。非為耆師宿德。久修道行。智慧深遠也。

  【疏】素鄙者。自知淺劣;北煽照。所謂恥其言而過其行也。畫餅可知。喻空談也。燕石者。似玉而非玉者也。賈胡者。西域賈人善別寶者也。昔有得燕石者。自謂瑜瑾。驕眩俗目。冀得重售。以示賈胡。曰。石也。大慚而返。喻依稀見道。仿佛不真。明眼人前?白饕恍。

  二明己所尚

  祗承先敕。篤奉斯經。望樂國為家鄉。仰慈尊如怙恃。

  【演】斯經贊揚極樂。勸生極樂。故望樂國為家鄉。斯經指示彌陀。勸念彌陀。故仰慈尊如怙恃。千生流浪。不知何處是我家鄉。萬劫逃亡。未識何人是我父母。斯經指出。敢不懸望而企仰耶。

  【疏】既揣鈍根。事必師古。

  【演】既揣鈍根者。為人不可不自揣。自揣若果利根。則丈夫自有沖霄志。不向如來行處行。今既鈍根。必須師古。師古二字出尚書。謂后覺者。必效先覺之所為也。

  【疏】祗者。敬也。世主玉音。法王金口。均名曰敕。篤奉者。奉之至也。樂國言家鄉者。寂滅凈土。乃當人安身立命處。而舍離故里。飄泊他鄉。游子伶仃。唯有思歸一念而已。

  【演】寂滅凈土下。實就理說。但飄泊思歸。亦可雙約事理。寂滅凈土。即常寂光土也。此乃當人故鄉田地。是安我法身。立我慧命處。舍離飄泊者。迷自本心。隨逐六塵也。約事。則是不愿往生。貪戀此土。思歸一念。是念念稱理。而觀大事未明。如喪考妣也。約事。則是常憶常念。字字分明。句句接續。行住坐臥。唯此一念。無第二念也。古云。身雖未到蓮花土。先送心歸極樂天。又云。西方勝友待多時。收拾身心早歸去。是也。

  【疏】慈尊言怙恃者。父曰吾怙。母曰吾恃。佛以大慈大悲。接引眾生。是懷我以圣胎。飼我以法乳。即今內外身心。莫不荷其恩力而得成立。劬勞之德。昊天罔極。而乃叛棄本生。螟蛉異姓。惟應懷慕終身。左右無方。定省不違而已。

  【演】佛以大慈下。雙約事理。約事。則四十八愿。廣度有情。是接引眾生。此方念佛。彼土標名。是懷我以圣胎。水鳥樹林。咸宣妙法。是飼我以法乳。佛慈加被。身心精進。不退菩提。是荷其恩力。而得成立也。約理。則自性彌陀。念念不離。是慈悲接引。真如本覺。內熏無明。是懷我以圣胎。復作境界之性。引發現行。是飼我以法乳。折旋俯仰。穿衣吃飯。不離這個。是荷其恩力。而得成立也。古云。野老負薪歸。村婦連宵織?此沂旅。且道憑誰力。問翁翁不知。問渠渠不識。嗟哉今古人。幾個知恩德。是也。 劬勞之德者。詩云。哀哀父母。生我劬勞。欲報之恩。昊天罔極。螟蛉異姓者。詩云。螟蛉有子。蜾裸負之。教誨爾子。式谷似之。

  懷慕終身者。書云。人少則慕父母。知好色。則慕少艾。大孝終身慕父母。左右無方者。禮記檀弓篇云。事親有隱而無犯。左右就養無方。 定省不違者。禮記曲禮上篇。凡為人子者。冬溫而夏凊;瓒ǘ渴。此三句。約理。則念念回光反照。隨順真如。約事。則從生至老。行住坐臥。夙興夜寐。一句彌陀無間斷也。

  三原己釋經

  仍以心懷兼利。道貴弘通?捧r見其全。惟數解僅行于世。辭雖切而太簡。理微露而不彰。不極論其宏功。儔發起乎真信。頓忘膚見。既竭心思?偸詹款愇褰。直據文殊一行。而復會歸玄旨。則分入雜華。貫穿諸門。則博綜群典。無一不消歸自己。有愿皆回向菩提。展此精誠。乞求加被。

  【演】心是大師普心。道是佛法大道。鮮見其全者。古來非無妙疏。但于斷簡殘編。略見一二。鮮見全文也。數解僅行者。惟海東疏。越溪解。大佑略解而已?偸詹款愓。此經與大彌陀經為同部。與十六觀。鼓音王。后出彌陀偈經為同類。部者部書。其文雖不同。而同一行門。是一部書也。類者流類。為行雖不同。而同歸凈土。是一流類也。

  一行者。文殊般若會。云何名一行三昧。佛言法界一相。系緣法界。是名一行三昧。修是三昧者。不取相貌。系心一佛。專稱名字。隨佛方所。端身正向。于一佛念念相續。即一念中能見過去未來諸佛等。會歸玄旨者。以凈土一門。會歸華嚴十玄妙旨。如后分圓中所明。 貫穿諸門者。以念佛一門。貫穿一代時教諸行法門。如后釋一心不亂處所明。

  銷歸自己。即如后文。節節稱理之談。是也;叵蚱刑。即如下文。同證寂光無上果。是也。

  【疏】未能自利。先能利人者?嗨_發心。故不忍獨善其身。心懷兼利也。兼利之道。弘法為先。而此經注疏。今多泯沒;艧o繇。雖一二僅存。略舉大端。未暢厥旨。宏功者。即不可思議功德也。不知此經具有如是功德。則疑而不信。信亦不真。疏鈔之作。不容已也。

  【演】不可思議。不出依正因果。依則同居即寂光。正則應化即法身。因則七日便得功成。果則一生便即不退。何可思議。

  【疏】膚見者。肌膚在表。所入不深。喻淺見也。淺見奚能測佛深義。而以救世心殷。頓忘其陋也。

  【演】肌膚在表。所入不深者。初祖欲返天竺。命門人曰。汝等盡言所得。道付對曰如我所見。不執文字。不離文字。而為道用。祖曰。汝得我皮。尼總持曰。我今所解。如慶喜見阿彌佛國。一見更不再見。祖曰。汝得我肉。道育曰。四大本空。五陰非有。而我見處。無一法可得。祖曰。汝得吾骨。最后慧可禮拜。依位而立。祖曰。汝得我髓。今言膚者。謂所見甚淺也。

  【疏】心思者。心之官則思。堯舜之圣。尚竭心思。我何人斯。庸可忽也。

  【演】堯舜尚竭心思者。書云。堯舜之道。不以仁政。不能平治天下。又曰。既竭心思焉。繼之以不忍人之政。而仁覆天下矣。

  【疏】部類者。專談極樂大本等五經也。文殊者。文殊般若經。專稱名字一行三昧也。雜華者。以華嚴性海為宗。明教非權淺也。

  【演】性海為宗者。華嚴四分。五周。六相。十玄。四種法界。二十重華藏。及無量香水海。皆從一心流出。故以性海為宗也。

  【疏】群典者。引諸經論以證明。言非臆見也。詳如義理部類二門。及后經文中辯。消歸自己者。明不專事相。究其歸著。悉皆消化融會。歸于我之本性。良繇世出世間。無一法出于心外。凈土所有依報正報。一一皆是本覺妙明。譬之瓶環釵釧。器器唯金。溪澗江河。流流入海。無不從此法界流。無不還歸此法界也。

  【演】世出世間。不出心外者。世間染法。出世凈法。染凈雖殊。不離自心。以離心無六道。離心無三乘故。

  凈土依正。皆是本覺者。依即寶池行樹等。正即佛及菩薩三輩九品等。如后文所明。寶池即自性之汪洋沖融。行樹即自性之出生眾善。聲聞即自性真。菩薩即自性俗。佛即自性中等。又復一念具足三千。而三千中。生陰二千為正。國土一千屬依。國土依正既居一心。一心豈分能所。故曰一一皆是。器器唯金。是全妄全真義。流流入海。是會妄歸真義。

  無不從此法界流。無不還歸此法界者。法界謂一真法界。即起信心真如門。流有流出義。謂從平等法界。一念不覺。流出三細六粗種種境界。還有還轉義。謂若離心念。則無一切境界之相。而一切境界全是妙明。

  【疏】回向菩提者。凡所修為。咸愿往生。是名回向。而向無他向;叵蛭鞣秸;叵蜃孕砸。末二句。躡前起后。欲與善事。必仗佛加。菩薩且然。況復凡品。精者無二。誠者不虛。古謂精誠之極。鬼神與通。而況三寶大慈。憫念眾生。猶如赤子。但有利于眾生。精誠求之。寧不加被。

  【演】鬼神與通者。管子云。思之思之。又重思之。思之不得。鬼神其將通之非鬼神之與通。乃精誠之極也。

  五請加

  歸命娑婆說法主。西方接引大慈尊。不可思議佛護經。舍利文殊諸圣者。二土六方遍塵剎。過去見在及當來。無盡三寶咸證知。惟愿慈悲攝受我。我今妄以穢土見。蠡測如來清凈心。仰承三寶大威神。加被凡愚成勝智。使我言言符佛意。流通遐邇益含靈。見聞隨喜悉往生。同證寂光無上果。

  【演】偈中初八句。是先皈命。次八句。是正請加。初中又二。初四句。就本經三寶。后四句。指無盡三寶。次中有三。初二句。先出請加所以。中三句。是正求加被。后三句。是回向菩提。

  娑婆。此云堪忍。佛具三緣慈名大慈。此經聲聞眾中舍利為首。菩薩眾中文殊為首。故特標出。 二土句。是橫遍一切處。過去句。是豎遍一切時。如來清凈心者。如來從實相般若流出文字般若。故此經即是如來清凈心。寂光無上果者。四十一位法身大士。皆證寂光而非無上。唯妙覺一位。乃為無上果也。

  【疏】歸命。如波羅密例。倒語法也。歸義有二。一者歸投義。言世人至重者身命。舉身命而歸依。誠敬之至。無二心也。

  【演】歸投者。如鳥投林。如客投主。如貧人投大家。

  【疏】二者歸元義。舉身命而歸依。即是總攝六根還歸一心也。

  【演】總攝六根者。六根是別。身命是總。 還歸一心者。元依一精明。分成六和合。今返六和合。還歸一精明也。

  【疏】娑婆言釋迦。西方言彌陀。先釋迦者。教所繇與也。孺子封侯。尚不背本。凡夫入圣。豈得辜恩。古有臨終焚香先供養釋迦者。正此意也。

  【演】孺子封侯者。陳平微時。為里社分肉甚均。社老稱孺子善宰。平日。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是肉矣。孺子遂以此知名。后魏無知薦于高帝。封功臣時。封陳平為曲逆侯。平曰。臣非魏無知。無由得進。帝曰。若子可謂不背本矣。臨終先供釋迦者。劉遺民臨終見佛。乃焚香謝云。若非釋迦如來贊揚凈土。焉有今日事。拜謝已。乃隨佛往生。

  【疏】說法主者。說法度生。一土之中。無二佛故。接引者。眾生念佛。佛垂接引。喻如行路。弱者接而濟之。迷者引而導之也。復有二義。見生接引。則資其道心。臨終接引。則攝其神識。

  【演】現生接引者。不現身語。冥冥加被。精心陰速。發彼神識也。 臨終接引者,F

  身語意。攝其神識。歸于凈土也。

  【疏】大慈尊者。如母憶子。名之曰慈。慈無以加。名之曰大。尊即主義。交互言之。方可釋迦此土之尊。彌陀彼土之主也。兼二如來。是謂佛寶。不可思議佛護念經。此經原名也。是謂法寶。舍利文殊等。聞經眾也。是謂僧寶。稱之為寶。略有六義。一希有義。二離垢義。三勢力義。四莊嚴義。五最勝義。六不改義。具如要集中說。

  【演】希有者。如隋珠卞璞。世所希有。今佛則如優曇華時一現耳。法則如來因中舍身而求半偈。僧則天帝尚發愿為末法比丘。豈非以希有之故。 離垢者。如美玉無瑕。精金出礦。今佛破五住污染。法稱離欲。僧離世染也。 勢力者。如錢可通神。能使亡者續。死者生。勢力也。今三寶能降伏諸魔。制諸外道。何等勢力。莊嚴者。如瓔珞嚴身。七寶嚴土。莊嚴也。今三寶現微妙身。成微妙土。說微妙法;⒚畋。何等莊嚴。 最勝者。世間勝妙無過七寶。今佛稱兩足尊。法稱離欲尊。僧稱眾中尊。是最勝也。 不改者。精金百煉。愈新愈妙。今佛則法身常住。無有變異。法則火不能焚。水不能漂。僧則逢魔不退。遇難轉堅。是不改也。

  【疏】推而極之。極樂娑婆二土。四維上下十方。以至微塵佛剎。則遍一切處。過,F。未來。則遍一切時。于中三寶。橫該豎徹。無窮盡也。又三寶者。復分事理。有別有同。如后文辯。今是內外自他悉歸命也。古云。佛滅度后。凡諸弟子。所有著述。皆歸三寶。良繇圣境高玄。佛言微妙。而欲以凡夫亳末之智。罔自評量。是乃用蠡測海。持管窺天。漫自疲勞。所得幾何。故必歸命三寶。冥希加被。

  【演】事理同別者。住持三寶為事。一體三寶為理。佛不是法等為別。又佛有三身四教。法有教行理果。僧有十圣三賢。四果四向。皆別也。同體三寶為同。內自約理。外他約事。

  著述皆皈三寶者。示學有所宗。不敢自用自專也。 用蠡測海者。東方朔答客難云。以管窺天。以蠡測海。以挺撞鐘。豈能通其條貫?计錅\深。發其音聲哉。

  【疏】威神者。如經言佛力不可思議。法力不可思議。賢圣力不可思議。仗三寶力。能使愚衷。忽成勝智。凡口所述。冥通圣心也。遐邇者。兼處與時。處則繇一隅以至周遍十方。時則繇剎那以至盡未來際。皆名自邇及遐也。含靈者。揀非木石。謂一切有情也。見聞隨喜者。但于此經。目覽耳聽。以至暫爾隨順生歡喜者。皆植善根。同生彼國也。寂光者。如來真凈土。生彼國已。見佛聞法。悟無生忍。得自本心。寂照不二。名常寂光。

  【演】如來真凈土者。上三土未為真。而寂光乃為真。然寂光亦有凈穢不同。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所居為穢土。唯佛一人所居為凈土。今日如來真凈土。則是常寂光凈土也。名之為真者。妙宗鈔云。諸佛如來所游居處。真常究竟極為凈土。是也。寂照不二者。謂寂而常照。照而常寂。即寂即照。即照即寂。 名常寂光者。常即法身。寂即解脫。光即般若。是三點不縱橫并別。名秘密藏。諸佛住處。無量甚深法性也。

  【疏】無上果者。佛證圓滿大覺。超越二乘及諸菩薩。此果之上更無過者。名無上果。是證佛一切種智也。經云。皆得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則知但得往生。畢竟成佛。故云同證寂光無上果也。乞求加被。意蓋如此。以上通序一經大意竟。

  【演】圓滿大覺者。離迷曰覺。離小曰大。離因曰圓滿。更無過者。天臺云。無上士者。如十五日月。圓滿具足。眾星中王。最上最勝。威德特尊。更無過者。是也一切種智者。究盡諸法實相。邊際智滿。種覺頓圓也。

  經云下。是防伏難?钟腥藛。才得往生。何乃便證無上果。故云云也。

  二開章釋文二 初略標。二詳釋。

  初略標

  將釋此經?倖⑹T。一教起所因。二藏教等攝。三義理深廣。四所被階品。五能詮體性。六宗趣旨歸。七部類差別。八譯釋誦持。九總釋名題。十別解文義。

  【演】教起所因者。圣人言不虛發。動必有由。非無因緣而宣斯典。故首之以起教因緣。佛教雖廣。不出三藏十二部。未委此經何所攝屬。故受之以藏教等攝。已知此經三藏之中修多羅攝。五教之中屬終頓圓。未知頓圓之義深淺廣狹。故受之以義理深廣。既知義理包博沖深。未審此經被何根器。故受之以所被階品。已知此經被機普遍。未知能詮何為體性。故受之以能詮體性。已知能詮之體如是該羅。未審所宗尊崇何義。故受之以宗趣旨歸。已知此經旨趣沖玄。未審當部等類為有幾種。故受之以部類差別。已知部類詳略同別。未委譯自何時。凡有幾譯。以至注釋持誦有何靈驗。故受之以譯釋誦持。大旨既陳。隨文解釋。先明總題。使知綱領。故受之總釋名題?偭x雖知。別又難曉。從如是我聞至終。為何等文。是何等義。使沉隱之義彰于翰墨。故受之以別解文義也。

  【疏】此例華嚴疏旨。略為十門。前八義門。后二正釋。又此與天臺五重玄義。大同小異。蓋開之成十。束之成五。稍有詳略云爾。

  【演】五重玄義者。乃能召之名。所詮之體。會體之宗。宗所成用。上四教相。如天臺教。今賢首。則有十門差別。大同小異。 稍有詳略者。此詳彼略也。此中釋名。即天臺名。此中能詮體性。即天臺體。宗趣旨歸。即天臺宗。所被階品。即天臺用。余五即天臺教相也。

  二詳釋十初教起所因至十別解文義

  初教起所因二 初總。二別。

  初總

  先明總者。謂如來唯為一大事因緣出現于世 。則一代時教?偲浯笠。唯欲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。今此經者。直指眾生以念佛心入佛知見故。

  【演】先明總者?偫ㄒ淮鷷r教也。一大事因緣者。非三非五為一。稱體而周曰大。出世儀則曰事。眾生本具為因。諸佛指示為緣。 開示悟入佛知見者。三智圓顯曰佛知。五眼圓明曰佛見。諸佛知見。眾生本具。住行向地。為開示悟入。開者。如開千年寶藏。示者。一一指陳。悟者;砣粫粤。入者。和身一倒也。

  念佛心。即最初事理二持之心。入佛知見。乃最后寂光無上果。即此事理二持。皆從有念而起。念之既久。根塵自空。諸念自落。若復精進不已。和念佛之念亦復脫落。頓入無心三昧。自然五陰俱銷。圓明發化。如是乃超十信。十住。十行。十回向。四加行心。菩薩所行金剛十地。等覺圓明。入于如來妙莊嚴海。圓滿菩提。歸無所得。是之謂入佛知見也。

  【疏】大事因緣者。引法華經文。彼經以如來出世。本欲度諸眾生。悉皆成佛。不得已故。權說三乘。后至機熱。會三歸一。方酬本意。故知華嚴以后。法華以前。雖有種種法門。淺深不一。無非為此大事因緣。除此一大事外。更無二事。今但一心持名。即得不退。此乃直指凡夫自心究竟成佛。若能諦信。何須遍歷三乘。久經多劫。不越一念。頓證菩提。豈非大事。

  【演】本欲度生成佛者。法華云。佛自住大乘。如其所得法。定慧力莊嚴。以此度眾生。若以小乘化。乃至于一人。我則墮慳貪。此事為不可。 不得已權說三乘者。法華云。我所得智慧。微妙最第一。眾生諸根鈍。云何而可度。尋念過去佛。所行方便力。我今所得道。亦應說三乘。 后至機熟會三歸一者。法華云。十方佛土中。唯有一乘法。無二亦無三。除佛方便說。唯此一事實。余二則非真。終不以小乘。濟度于眾生。 方酬本意者。法華云。我本立誓愿。欲令一切眾。如我等無異。如我昔所愿。今者已滿足。

  種種法門淺深不一者。如阿含保證。方等彈呵。般若淘汰等。何須遍歷三乘者。如前越三祇于一念。齊諸圣于片言等。

  二別

  別則專就此經。復有十義。一大悲憫念末法。為作津梁故。

  【演】憫念末法者。末法。則去圣時遙。圣賢隱伏。邪法熾盛之時。最可憫故。

  二特于無量法門。出勝方便故。

  【演】出勝方便者。眾生有恒沙煩惱。佛說恒沙法門。皆方便也。唯此法門。方便中之方便。故曰勝方便。

  三激揚生死凡夫。令起欣厭故。

  【演】激揚生死凡夫者。凡夫出生入死。曠劫沉淪。不知生死可厭。涅槃可欣。如法華經云。不識苦盡道。不知求解脫故。

  四化導二乘執空。不修凈土故。

  【演】化導二乘者。二乘。但證偏空。不悟法性。沈空滯寂。中止化城。不信有他方凈土故。

  五勉初心菩薩。親近如來故。

  【演】勉進初心者。初發心菩薩。欲于娑婆世界。救度眾生。忍力未充。自他俱溺。有何利益。必須求生凈土。親見彌陀。得忍方可還來故。

  六盡攝利鈍諸根。悉皆度脫故。

  【演】盡攝利鈍者。教小。則不被大根。教大。則下根絕分。今則上自菩薩。下及悠悠凡夫。無機不接故。

  七護持多障行人。不遭墮落故。

  【演】護持多障者。此土業風浩大。塵境粗強。難于修進。今則念佛眾生。佛常住頂永無魔事故。

  八的指即有念心。得入無念故。

  【演】的指有念心者。有念。即念佛之心。無念。即真如之體。一切法門。無非教人離念。歸于真如。今此法門。不必舍念。得入無念故。

  九巧示因于往生。實悟無生故。

  【演】實悟無生者。法本無生。眾生迷昧。于無生中。妄見生滅。受大苦惱?v欲滅生歸無。其生轉熾。今乃巧示往生。實悟無生故。 梧無生有二;蛴诖送。理一心成。即悟無生;蛲。見佛聞法。乃悟無生。

  十復明徑路修行。徑中之徑故。

  【演】徑中之徑者。念佛。已是修行徑路。而持名念佛。但以四字洪名。直登不退。事不繁。而功極大。故為徑中之徑。

  【疏】釋見下文。而生起有序。喻如鉤鎖。初以眾生迷溺。為作津梁。二所以能為津梁者。為有最勝方便故。三何名最勝方便。以能直度凡夫故。四豈獨凡夫。亦度二乘圣人故。五豈獨二乘。亦度菩薩故。六豈獨人中。亦普度一切眾生故。七豈獨平處度生。偏度障難故。八雖云度生如是廣大。實不離眾生一念得入無念故。九既即念得無念。亦即生得無生故。十通該前九。知此持名念佛。徑中之徑故。又繇是徑中之徑。乃能津梁末法故。則后先次第。終始循環。故云鉤鎖。

  【演】念入無念者。念體本空。因妄故有。今以妄息妄。如以毒攻毒。病愈體平。妄窮真露故!∩脽o生者。生無有體。以念為體。念不空。則生不空。念空。則生空故。

  初大悲憫念末法為作津梁者。佛成道時。已當濁世。況今末法。轉展陵夷。正入斗爭。轉展陵夷。后之又后。皆賴此經神力。救拔余生。豈非至極悲心。預垂濟度。

  【演】為作津梁者。津。濟度處。梁。橋也。以一句彌陀。運此岸眾生。置于彼岸。是為作津梁也。 佛成道下。雖文有三轉。說大悲有三。而正意重在末法。觀題中末法二字可知。

  【疏】已當濁世者。人壽二萬歲時。即入劫濁。釋迦出時。人壽百歲。久經濁世。已為可憫。

  【演】二萬歲時即入劫濁者。以二萬歲前煩惱輕微邪見薄少。人天眾盛。三惡道稀。壽命久長。時猶未濁故。 釋迦出時人壽百歲者。于住劫中。今當第九轆轤小劫。有四佛出。劫初八萬歲。減至六萬歲。拘留孫佛出。減至四萬歲。拘那含佛出。減至二萬歲。迦葉佛出。減至百歲。釋迦佛出品減至三十歲。小三災即起。至于十歲。減之極也。又過百年增一歲。增至八萬四千歲。金輪王出世。增之極也。過是以后。第十小劫。又過百年減一歲。減至八萬歲時。彌勒下生。此后復有九百九十五佛。相繼而出。盡二十小劫滿。大三災起。壞世界也。

  【疏】正人斗爭者。前五百年。解脫堅固。漸次五百。禪定多聞而及塔寺。今當斗爭堅固之時。更為可憫。后之又后者。乃至法滅。倍更可憫。故佛說此經。略而計之。大悲有三。一者佛在世時。憐此五濁。說難信法。是為第一重大悲憫念眾生。二者佛滅度后。;廴諟\。罪障益深。故說此經。咸令未來雖不見佛。佛滅法存。但有信者。速超生死。是為第二重大悲憫念眾生。三者如大本言。佛滅久遠。當來之世。經道滅盡。獨留此經住世度生。最后方滅。則知滔天之際。尚作慈航大夜方沈。猶稱法炬。是為第三重大悲憫念眾生也。

  【演】經道滅盡者。始自首楞嚴經。般舟三昧經。終至十二分教。悉皆滅盡。獨留阿彌陀經。住世百年。最后方滅也。 法滅時袈裟自然變白。藏經自然無字。十六羅漢。盡收世間一切經法。貯于銅塔。繞塔經行。嘆言。釋迦法滅。然后此塔沉至金剛際。則世界法滅也。 滔天之際。大夜方沈者。喻眾生煩惱日深。無明日厚。古云癡云叆叆性天昏。識火交煎心鼎沸是也。

  【疏】譬之慈父。憂念后昆。心無盡故。置為生計。能使遠裔殘支。至于家破身貧。猶堪資藉。故曰至極悲心。預垂濟度。

  二特于無量法門出勝方便者。入道多門。本無揀擇。險夷曲直。難易攸分。則無量門中。念佛一門。最為方便。

  【演】入道多門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