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一卡二卡3卡4卡网站_忘忧草花语什么意思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视频网站_波多野结衣国产一区二区aV高清


佛教法師講經 本煥法師:簡介

www.trimworkscustomcarpentry.com皈依佛網;本煥法師,接法近代高僧、世壽一百二十歲的虛云大和尚,成為中國佛教禪宗臨濟宗第四十四代傳人,現為廣州光孝寺、丹霞山別傳寺、深圳弘法寺住持,兼任中國佛教咨議委同會副主席、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、廣東省佛教協會副會長、韶關市佛協名譽會長。被尊為佛門泰斗。

本煥法師祖籍湖北新州,出生于清光緒三十三年(一代宗師本煥長老誕辰于1907年,示寂于2012年,住世106年),俗姓張,學名志山,7歲入私塾,6年后到本地一家雜貨店當學徒。22歲在新州報恩寺出家,1930年到武昌寶通寺受戒,同年6月去江蘇揚州高旻寺拜來果法師為師,在此修行7年。1937年2月,他不辭辛勞,發大愿朝拜五臺山,后住碧山寺,1939年9月榮任該寺第三代方丈,在此苦修10年期間,用指血抄寫了一部《普賢行愿品》,共19卷,計20萬字。1947年2月他又先后朝拜了北京彌勒院、天津居士林、上海普濟寺。1948年11月離開五臺山到廣東南華寺誠接虛云大和尚的法。1949年元月就任南華寺方丈。1958年因反右蒙冤到坪石農場參加勞動,1980年廣東省人民政府宣布予以改正。同年4月,應仁化縣人民政府和佛教界邀請,就任丹霞山別傳寺住持。廣東省佛教協會于1987年元月接請他上任廣州光孝寺住持,1992年兼任深圳弘法寺方丈至今。本煥法師1994年上任黃梅四祖寺方丈以來,不顧年事已高,路途艱辛,多次到黃梅,會同縣政府和主管部門的領導視察四祖寺,親臨實地進行設計規劃,資助巨款,使祖庭得以重輝。本煥法師現任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,中國佛教協會咨議委員會副主席,廣東省佛教協會副會長,廣州市佛教協會會長,韶關市佛教協會名譽會長,還是廣東省政協委員。

出家護法
本煥法師入佛門80余年、有著不平凡的一生,也有過坎坷的修行生涯,數十年來,行化南北,弘法利生,法流天下,被尊為佛門泰斗。

1907年9月2日,本煥法師出生于湖北新洲李集西灣村,因家境貧窮,讀六年私塾,就輟學到武昌當印刷行學徒工,不久又到新洲倉埠當雜貨店學徒。因為當時政府腐敗,外侮內患,社會動蕩,民不聊生。本煥法師深感世事無常,漸萌脫俗之念。常到倉埠報恩寺,聽傳圣老法師講經說法,追求人生真諦 。

1930年4月8日,本煥法師禮武昌寶通寺持松大法師求受具戒。從此清凈自修,上護正法,下化眾生,廣利有情。

1930年4月8日,本煥法師決心進一步潛修。前往江蘇揚州高旻寺參拜來果老和尚為依止師。不久當侍者,后任衣缽。在高旻寺一住7年,足不入俗。

1934年,他參加打8個禪七后,又連續打5個生死七,91個日日夜夜,禪坐靜慮,堅持不倒單,為防止倒單。他仿效古人,“頭懸梁”,用繩子一頭系于下巴,一頭系在梁上,苦修禪法,深得來果老和尚贊許,相續又任維那、后堂等職。

1973年1月,本煥法師30歲,發原往五臺山朝禮文殊。從揚州經武漢乘火車至河北定縣。從定縣至五臺山,全程300余公里,堅持三步一拜,日行三華里,歷時65天,于當年3月3日拜到五臺山圣地。繼而又三步一拜,拜完五個臺頂,行程400余華里,腳腫了,膝上跪成層層厚繭,心中卻始終充滿歡喜,拜完五臺山之后,就住進碧山寺(又名廣濟茅蓬)落腳修行。

1939年4月8日,本煥法師32歲,在碧山寺與壽治,法度、田修、凈如等師兄弟,同時接廣慧老和尚的法,繼用臨濟法脈,續佛慧命。在這五年,擔任碧山寺臨院,管理寺務。

1941年,抗日戰爭時期,五臺山已是八路軍抗日游擊區,本煥法師堅決擁護八路軍的救國救民的抗日活動,有一次,八路軍里有一個營長,在執行任務時,被日本軍發現緊追不舍,情況十分緊急,本煥法師果斷的將該營長藏于寺內,自己不顧生命安危,與日軍周旋,巧妙的支走了日軍,事后得到八路軍的贊揚。

1942年10月至1945年7月,本煥法師32歲時在山上棲賢寺閉關3年,讀大藏經,并連續放焰口一千臺,超度抗日陣亡將士。

1946年,本煥法師39歲,到山西陰縣凈士寺結夏安居,在這時刺舌根為墨,書寫10余萬字的血經,又放焰口一百臺,至今仍保存一卷5952字的《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愿品》傳世,并奉為日課。本煥法師在高齡90多歲之時,仍堅持朝晚必誦該經,令人敬仰。本煥法師說:“寫血經,一方面是報父母恩;另方面,佛教經典中也有說,佛在因地,也有這樣的舉動,剝皮為紙,析骨為筆,刺血為墨。我覺得應當向佛學習,所以寫血經供養佛,以此報答佛恩、眾生恩,以及無始至今,過去現在一切父母撫養之恩,消除無始以來五逆十惡的罪孽!

1947年3月,本煥法師尚40歲,為保護寺內的珍貴文物——華嚴寶塔,在五臺山苦修十年后離開碧山寺,經北京、天津、將華嚴寶塔送到上海碧山寺下院,交與壽治、法度兩師兄手中保存。

1948年1月,本煥法師因母病危,由上;睾毙轮拮蠖魉,一方面侍候母親湯藥,一方面在報恩寺放一百臺焰口,為母親消災延壽,不久母親去世,就在母親墳前設一靈堂,燃臂為燭,日夜誦地藏經,守孝49天。

1948年,本煥法師41歲,應近代高僧虛云老和尚邀請到廣東南華寺六祖道場。當年11月接法于虛云老和尚,立為臨濟宗第44代傳人。

1949年4月8日,本煥法師42歲,任南華寺方丈,當年虛云老和尚已111歲,由云門寺步行百里來為之送座。

1958年7月,本煥法師51歲,因反右蒙冤入獄,到坪石農場參加勞動,被關了二十二年,至1980年在黨的宗教政策下告別鐵窗生涯,平反回歸山門。本煥法師說:“我在獄中過了這么多年,沒有半點怨人家,只是怪自己。怪人家是錯誤的,是自己過去做了這樣的業,要受如此的報,是我自己應當的。換個看法,在那場暴亂中把我關了起來,是將我保護了,假如當時我不是在獄中,而是在批判的環境中,那我就更加難受了,甚至可能犧牲了也說不定。我在獄中,反而沒有人批評過我一句,也沒有人碰我一碰。我的色身因此被保護起來,否則近二十多年來也不能繼續做弘法利生的工作。對我來說,這就是把壞事反過來,變成了一宗很好的事了!彼痰溃骸皩Τ黾胰藖碚f,處處是道場,不管哪里都是修行的地方。監牢也確是修行的好地方!

1980年3月本煥法師73歲,由廣東省仁化縣政府聘請到丹霞山恢復別傳禪寺。

1984年4月8日,舉行殿堂落成開光典禮。

1982年6月,原國民黨廣東省政府主席李漢魂先生,得知別傳寺已恢復重光,特由美國回來拜訪本煥法師,重贈他當年書寫的“別傳禪寺”匾額。

1986年春節后,中國佛協會會長趙樸初會長,在視察別傳寺時,賦詩贊揚本煥法師恢復別傳寺之功績。詩云“群峰羅立似兒孫,高坐丹霞一寺尊。定力能經滄海喚,叢林尚有典型存。一爐柏子參禪味。七碗松濤覓夢痕。未得《遍行堂集》看,愿將半偈鎮山門!

1986年10月,廣東省葉選平省長專程來丹霞山瞻仰別傳寺,并與本煥法師合影留念。

弘法行善
1986年12月,本煥法師80歲,奉中國佛教協會和廣東省宗教局禮請為廣州光孝寺首任方丈,擔任重修光孝寺之重任。光孝古剎,始建于三國,衰于民國。建寺至今,已有1700多年悠久歷史,光孝寺是中國早期佛教譯經之地,又是六祖慧能弘揚南禪宗的祖庭。1987年全國人大彭行副委員長,全國政協趙樸初、費孝通、周培元、錢偉世副主席和廣東省委林若書記等,都親臨光孝寺視察,參加本煥法師為重修光孝寺而舉行的奠基典禮,省委郭榮昌副書記,省政協陳子彬副主席,省佛協云峰會長親自陪同本煥法師一起揮鋤動土。1996年在完成山門、千佛殿、回廊工程后,于1996年4月8日退居。

1985年7月,本煥法師在深圳特區籌建弘法寺。在建好大雄寶殿、天王殿、藏經樓、法堂和鐘鼓二樓后,于1986年開始續建。1992年6月18日弘法寺舉行佛像開光和方丈開座殿禮。從此,本煥法師成為該寺開山祖師,第一代方丈。建設弘法寺,由1992年至1997年歷時7年的艱苦歷程,籌資4000多萬元,完成殿堂、香廚等建筑面積14000余平方米。

1988年,本煥法師82歲,在湖北新洲重修報恩寺,此寺原址在倉埠集,現重建于道觀湖畔。1994年建好,籌資15000多萬元,完成建筑面積6000余平方米,重修的報恩寺,今昔對比,顯得更加雄偉壯觀,成為江夏名剎,1994年9月21日,本煥法師回自己的祖庭歡度生日,同時舉行了佛像開光、方丈開座、水陸結會。前來祝賀、參加、敬香的人士,成千上萬熱鬧非凡,轟動新洲城鄉。

1995年12月,本煥法師88歲,重建四祖正覺禪寺。正覺禪寺是道信祖師創建于唐武德七年,距今有1400余年悠久歷史,雖幾經復修,但仍毀于清末,至今保存四祖殿一間和幾株古柏了。承蒙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,在各方人士的捐助之下,重建正覺禪寺,1995年12月動工,至2000年6月止,僅4年多時間,完成殿堂、香廚等建筑面積13000余平方米,營建造價3500多萬元。為弘揚四祖宗風,本煥法師于1999年12月創辦了《正覺》刊物,弘揚佛教文化奉獻社會,造福人間。

1996年11月,本煥法師89歲,重建廣東南雄蓮開寺尼從道場。他一生建了好幾座道場。唯見諸多尼眾披度無處安身修道,悲心切切,隨發重建蓮開寺。于1996年11月8日大雄寶殿動土開工,營建造價2500多萬元。

1999年3月,本煥法師93歲,在廣東南雄城郊珠古蒼開山新建大雄禪寺,占地面積45563平方米。

本煥法師現任中國佛教協會咨詢委員會副主席、湖北省佛教協會和廣東省韶關市佛協會名會長,廣東省佛協副會長和仁化縣政協副主席。

本煥法師在前半生,志在苦行,參研經律,論教理教義,坐禪,閉關,跪五臺,刺血寫經,燃臂孝母,弘法度生,領眾守戒,遵守百丈清規,繼承禪門宗風,倡導人間佛教,被尊稱佛門泰斗。在后半生奔走中外、行化四方,廣結善緣,披肝瀝膽,建寺安僧,數十余年,連續重修別傳寺、光孝寺、弘法寺、報恩寺、正覺寺、蓮開寺、大雄寺等7座寺院,建筑面積6萬多平方米,籌化1億9000多萬元,德業巍巍?胺Q佛門巨匠。

本煥法師重視將中國佛教文化和禪在海內外廣為傳播,十余年來曾訪問歐美和東南亞很多國家和地區。

宗教藝術
本煥法師用筆墨弘法結緣,常與人寫“阿彌陀佛”、“佛光普照”、“大雄寶殿”等牌匾,他書寫的“佛、壽”和“不為自己求安樂、但愿眾生得離苦”等條幅,遍及海內外,諸多名寺古剎都有他的墨寶。他以書法結善緣,是“非佛書不書,非佛語不語”,令人喜見,以種凈因。

本煥法師一生抄録的佛經和佛偈不計其數。39歲時,在五臺山,剌指、舌之血為墨,書寫《楞嚴經》10卷《地藏經》3卷以及《金剛經》 、《普賢行愿品》和《文殊師利王子經》等20余卷,共10余萬字。遺憾的是很多血經在兵荒馬亂年代中已失散,現僅保存一卷5952字的《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菩薩行愿品》傳世,成為無價法寶。

他抄録的經書,或予人書寫條幅,態度非常虔誠,落筆一絲不茍,必須依正體,把凡夫心識轉為如來智慧,無稍怠忽。

本煥法師將自已書寫的血經《普賢行愿品》奉為日課,現雖已年近百歲高齡,但仍堅持早晚心誦。無論是有病住在醫院,或在外出途中,都不忘念佛誦經。誦經習慣早已是八風不動、順逆不忘,令人敬仰。

本煥法師以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”度人無量。他以慈悲水饒益眾生,熱心社會公益。90年代以來,他率領弘法寺僧眾多次參加支持全國各災區的捐款捐物活動,支持“希望工程”和孤殘社會福種事業。特別是1998年8月,他在住院期間,了解到長江流域洪水災情嚴重,不顧醫生勸阻,從醫院回到弘法寺,冒著酷暑親自主持法會,募集善款,支持賑災活動。自己帶頭為三峽災區捐助人民幣10萬元,四眾弟子影響下也積極捐款捐物,共捐人民幣70余萬元。2003年5月8日本煥老和尚獲悉深圳市社會福利中心有12名殘疾兒童患先天性心臟病。急需動手術,缺乏資金,他發心由弘法寺捐助32萬元人民幣,使12名殘疾兒童康復有望。事后社會福利中心以“扶貧助殘、慈悲濟世”的牌匾回贈弘法寺,感謝本煥老和尚慈悲濟世之愛心。同時,深圳商報和深圳特區報等新聞媒體也介紹了捐款消息,高度贊揚了老和尚的無量功德。

百年華誕
本煥法師百歲題字
2006年11月11日,廣東省深圳市弘法寺方丈本煥法師百年華誕,一千七百多名海內外法師和佛教徒會聚一堂,筵開百席為本煥法師賀壽。

深圳市五洲賓館旗海飄揚,由廣東省宗教局、深圳市黨政機關以及海內外佛教團體贈送的花牌擺滿了酒店大門。來自全國各地、港澳臺以及新加坡、馬來西亞等地一千七百多名信徒和法師在大會車輛的接送下,絡繹不絕地趕至,向百年華誕的本煥法師賀壽。

本煥法師致辭時說,感謝各界厚愛,只要人心向善,多做善事,人人都能成佛!拔覀儼l菩提心大,利益眾生大,那就很快成佛。我希望大家都發大心,要發大菩提心。為利益眾生,成就眾生,救度一切眾生,那就早成佛!”
深圳市副市長卓欽銳代表市政府出席本煥法師的壽宴,深圳書記李鴻忠、市長許宗衡亦敬贈了花牌。